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娇妻在上:总裁请束手就擒

更新时间:2021-09-17 03:23:34

娇妻在上:总裁请束手就擒 连载中

娇妻在上:总裁请束手就擒

来源:微小宝 作者:佩琪猪 分类:都市 主角:夏尔若夏淳歆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娇妻在上:总裁请束手就擒》的小说,是作者佩琪猪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乖,只生一个。” 纪先生抱着心爱的小妻子温柔诱哄。 “纪先生,契约里可没有这一条!”瑟瑟发抖的夏尔若抵死不从。 “嗯?没有?那就临时加上这一条……”纪先生一脸吃定她的表情。 原本只是为了报复渣男贱女,随便找个男人闪婚。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婚结了就离不了? 听闻纪先生冷血暴虐,不近人情。那么,对她百般宠爱,天天变着花样哄她生小孩的又是哪位? 啊啊……某人还居然好意思说自己怕老婆,假的!绝对是假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一十一章 你身上应该有我的味道 “多泡温泉对皮肤会好,你体寒更应该多泡泡。” 就在夏尔若仰头闭目养神的时候,头顶上响起一道男人低沉的声音。 蹭的一下! 夏尔若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双赤着的双脚,视线往上看见的是纪寒川那双深邃的黑眸,猛然惊的坐了起来。 “你……你是鬼吗?走路没有声音的吗?“ 这个男人刚才不是不在家吗?怎么现在又悄无声息的来到这个汤池。 “还要怎样才算有声音?需要拿个喇叭吗?“ 纪寒川俊朗有脸上带着一抹邪魅的笑容,声音顿了顿,视线直直地射向女人下颌,意有所指道。 “你这算是无声的邀请?“ 女人娇好白净的脸上晕染一圈红晕,精致的锁骨看上去十分的性感,玉如凝脂的肌肤更是蒙上一层水雾,整副身体像是透着光芒,美得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向自制力优佳的纪寒川,在看见夏尔若这般的美好时,只觉得体内的血液在不停的翻滚着,就连细胞也在叫嚣着。 夏尔若低头,吓得惊叫出声,整个人都没.入汤池中,小脸涨得通红,冲着站在池边的纪寒川喊道:“你这个混蛋,快给我走开!“ 怎么忘记了自己没有穿裕袍,整个上半身都暴露在外面,想到这里,夏尔若恨不得挖个地道钻进来,觉得丑大了。 看着夏尔若惊慌的像只嘶牙的野猫一样,纪寒川眸底掠过一抹戏谑的笑意,轻佻道:“这也算是欲擒故纵吗?” 纪寒川一边说着,一边解开衬衫上的纽扣,一副想要脱掉衣服共泡温泉的架势,看在夏尔若的眼中有些惊慌。 丫的! 这男人是不是精虫上脑,想在这里和她做那个事,不行,绝对不行! “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你先去书房,我穿上衣服就过去,好不好?” 夏尔若垮下一张小脸,双眼可怜兮兮的盯着纪寒川,眼中的戒备却是没有松懈半分。 这招装可怜她都用上了,要是再没有用,是不是真得要在池子里上演肉搏大战! 夏尔若左右打量了一下,汤池虽然在隐在树林里,偶尔还是可以看见佣人来往的身影,要是让人看见她和纪寒川在这里…… “拜托啦,好不好!“ 夏尔若越想越觉得不妥,双手作揖道。 “这次就放过你,下次记得要补上。“ 纪寒川忍住体内的叫嚣的欲,望,唇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孤度,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挺拔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间。 夏尔若脑中重复着纪寒川刚才的话,小脸瞬间烧得通红,一直没.入到耳根,心里暗骂着纪寒川禽.兽。 趁着这家伙离开了,夏尔若赶紧从汤池里走出来,拿着挂在一旁的浴袍套在身上,赶紧离开温泉。 还没走到客厅,电话的铃声就响了起来,夏尔若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来电,皱了皱眉头,还是接通了电话。 “爸,有什么事?“ “明天公司的聚会,做为夏家的大小姐记得到场,穿的体面一些,别丢夏家的脸。“ 年过五十的夏昊,体力依然旺盛,刚刚结束和顾茹的鱼水之欢。 “我会准时出席的。” 夏尔若对于夏昊这个父亲并没有太多的感情,嗓音清冷的没有丝毫的温度。 自从母亲莫名的去世后,父亲就将顾茹和夏淳歆接回别墅,之后对这对母女更是关爱有加,反倒对夏尔若这个长女,态度就是冷冷淡淡的。 “刚刚不是才要过,这会又想要了,还真是喂不饱的妖精!“ 夏昊刚挂了电话,就看见顾茹妖媚的坐在他的身上,很快,两个人又再次在床上翻滚了起来。 “哗!” 夏尔若拉开衣帽间门,看着里面都是纪寒川让人帮她准备的衣服配饰和包包,每一件都是当季的新款,甚至有些连吊牌都没有来得及拆卸。 夏尔若发呆之际,透过玻璃上的倒影看到身穿着深蓝色的浴袍的纪寒川走了进来。 略微敞开的衣领,露出精致的锁骨,肌肉的纹理就像藏在深海里的宝藏,充满着诱惑,湿.润凌乱的发梢还有几滴晶莹的水珠,抬眼就撞进了纪寒川似笑非笑的眼眸中。 夏尔若紧张的差点就咬掉自己的舌头,有些做贼心虚的转过身,尴尬的笑了笑,“哈哈……你泡好了,你要换衣服那我就先出去了。” 说完一溜烟就跑了,纪寒川轻笑一声,他有这么可怕吗? 夏尔若坐在梳妆台前,暗骂镜子里那个面红耳赤的女人。 达成签过协议之后她就被纪寒川以试婚的理由要求她搬过来,对当时无家可归的夏尔若来说无疑是很大的帮助,从夏家只身出来从未带任何的东西,无论是衣服还是化妆品都是纪寒川派人帮她购置的,想着,夏若尔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暖流。 手一下没一下的梳着顺滑的发梢,若有所思,全然没发现自己的状态像一个等待着丈夫回来的妻子。 纪寒川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嘴角不自觉噙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朝着夏尔若走近。 突然出现的身影,夏尔若吓得差点梳子都没拿稳,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那个……” “梳妆台左手边第一个柜子。”纪寒川仿佛没有看到她的窘迫,径自的开口说道。 夏尔若一愣,还是照着他所说的做了,拉开柜子,看见满满的化妆品上放着一个精致的礼物盒,粉色的包装与那些低调奢华的暗色系化妆品完全是两个极端,但却多了一抹温馨。 纪寒川看见粉色的礼物盒的时候轻轻挑了一下眉,又是管家自作主张选的颜色。 “香水?”夏尔若摇晃的手里精致的小瓶子,瓶子上没有任何牌子的logo,带着淡淡的玫瑰花香味,却有种熟悉的味道。 “嗯!”纪寒川轻哼一声。 “为什么送我香水?”夏尔若疑问道。 “我的女人身上就应该要有我的味道,这个解释够吗?” 纪寒川轻飘飘的一句话,顿时让夏尔若的脸泛起一抹红晕,难怪她觉得这味道有些熟悉,是和纪寒川身上的味道有些相似,但是又不同,他的味道是清冽的木香味。 “呃!”又不是小狗,还需要靠味道辨别的。 “礼物我送了,我的报酬呢?”纪寒川一脸理所应当。 夏尔若顿时一噎,随即反驳,“我又没让你送!” “你已经把它拆开了!”纪寒川无情的辩驳道。 手里的香水刹那间变成了烫手的山芋,脑海里闪过在池边纪寒川说的话,他该不会想要那种报酬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