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驭梦录

更新时间:2021-01-12 08:23:51

驭梦录 连载中

驭梦录

来源:落初 作者:孟一十七 分类:灵异 主角:宁静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驭梦录》是孟一十七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静,书中主要讲述了:苏童,水貘的传人,从小就肩负了光复貘族的使命,拥有驾驭梦境的特异功能。左小孟,报社记者,自从认识苏童后,身不由己地被卷入一系列亦真亦幻的神秘事件。莫名其妙的绑架案、死而复生的前男友、闹鬼的古宅、诡异的父母、不受控的时空穿越……在一场场光怪陆离的幻境中,她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身体里竟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就是在那一年底,苏童跟随祖父母搬到了中国,很多东西都被留在了日本家里,唯独那一柜子古籍,还有《溟苓大册》被完完整整的打包装箱带了过来。

祖父说过的那句“是时候该回去”的话一直萦绕在苏童心中,为什么要说回去,难道我们不是日本人吗?

父亲和母亲并没有一同回来,他们对苏童始终是淡淡的,对祖父祖母也是极其尊敬的,但是却从来没有亲人间应该有的亲密。

苏童从小就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因此跟他们分别也并不太在意。但从祖父的言谈话语中,他逐渐了解到原来自己家祖上是从中国迁徙到日本的,什么原因并不太清楚,而且为了保证血统的纯正,他们不被允许与本地人通婚,但是到了父亲这一辈,却违逆祖训,娶了一个日本姑娘,也就是苏童的母亲,为了这件事儿,祖父一直不肯原谅父亲,多年来两人的心结很重,谁也不愿意踏出和解的一步,就一直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

但祖父却特别喜欢苏童,从小就带在身边,恨不得把平生所学全部传授给他,这也直接导致了苏童和父母并不愿亲近。

左小孟最近总是忧虑重重,自从那晚听到苏童对着桃树说话,就一直想不明白。

新蓝餐厅。

“其实我参加了一部电视剧的拍摄,群众演员,这几天正在紧锣密鼓抓紧时间练习台词。”苏童一脸无辜地解释道。

“要不要点道菜给你?”左小孟盯着他看。

“好啊!正好我饿了!”苏童巴不得岔开话题。

“周周,帮我上一下那道新推出的点心。”左小孟朝着吧台的方向喊。

周周正探着头看苏童呢,一听到召唤马上响应。“好的好的,小孟姐!”

十分钟过后,一道精致的点心摆在苏童面前。盛器被打磨成一棵松树的样子,每个枝桠的尽头都被设计成精巧的托盘,托盘下有松枝作为铺垫,就像天生长在上面的一样。松枝上面是六只形态各异的透明小猪,有佩奇,有乔治,有猪爸爸猪妈妈猪爷爷猪奶奶,原来是时下流行的小猪佩奇一家!每只小猪的身体里包着不同的馅料,橙色是蟹籽,黑色是辽参,绿色是蔬菜…,实在是品相极佳,让人忍不住食指大动。

“怎么样?周周新推出的点心,要不要尝尝?”左小孟看着苏童垂涎欲滴的样子,故意问道。

“当然当然,你别说这老板娘总是能出一些新点子!”苏童恨不得马上咬一口,反正现在报社那些迷妹们又没跟下来,不怕毁了他苏公子温文尔雅的形象。

“等等,”左小孟拦住了苏童伸过来的筷子,“你猜这道点心叫什么名字?猜对了才能吃。”

“啊?为什么啊!小孟,小孟姐,我先尝尝再猜吧!”苏童乞求着。

左小孟摇摇头,一副你不说就别想吃的架势。

苏童挠了挠头,眼前一亮,说:“这还不简单,佩奇一家?社会人?…不对?那是什么啊?”

左小孟看他心急的样子,提醒他道:“都不对,你看这道点心里都有什么,往最简单的方向想。”

“嗯……有树…有…猪…哦哦,我知道了,猪上树!”苏童简直要为自己的聪明点赞了!

“不对,这道点心叫:男人靠得住!”左小孟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说了出来。

苏童心里暗暗叫苦,心想原来在这儿等着我呢。看实在遮不过去了,他想了想,郑重其事地对左小孟说:“小孟,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不瞒你了。”

左小孟对他近日来的行为一直存有疑虑,包括起初的人质事件、电梯惊魂以及对着桃树说话,现在联想起来,果然并不一般。

“我不是跟你说过小时候在日本,读过很多中国上古的古籍吗?”

“嗯,这个我知道,你历史故事讲得那么好所以才吸引了一堆小姑娘。”左小孟对这个并不感兴趣,她始终觉得苏童身上有一种纨绔子弟的气质,虽然他确实满腹经纶天文地理无所不知,这点和解千语就不一样,后者对感情上的事并不敏感,反而有些迟钝,也绝不会在女人堆里游刃有余。

“其实吧,学习古籍的好处不仅在于此,我还学会了一些…法术。”苏童说最后两个字时声音压得很低,恐怕被别人听见。说完他还环视四周,对一直在远处盯着他看的周周眨了眨眼睛。

“啊?法术!”左小孟瞪大了眼睛,“现在什么时代,你跟我说你会法术?鬼才相信!”

“所以啊,没人会相信的,所以我也懒得说。”苏童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确定…没有骗我?说真的,我对你最近说的话都分不清真假。”

“怎么会骗你!真的,不信今晚可以试下。”苏童坏笑着,吞下了一只佩奇。

“怎么试?”左小孟瞬间提高了警觉,“该不是什么旁门左道吧?”

“姑奶奶,不说你送我一道猪上树,说了你又诋毁我的清白,那到底要怎么样呢?”苏童虽然嘴上抱怨着,却并不耽误他如风卷残云般消灭了社会人一家。

“那…那…那要怎么试?”左小孟有些结巴,法术这个东西在她三十六年的生命中完全属于盲点,心里不由有点儿紧张。

“你不用准备什么,正常下班,正常回家,正常吃饭,正常睡觉就好。”

看苏童把如此神秘的法术说得这么简单,左小孟反而有些质疑,“你不是在耍我吧?”

“小孟,我哪敢啊!你是我的领导,我的恩师,我的挚友,我的…”苏童的眼神真挚又有力,左小孟只好相信他,答应今晚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保持镇定,并且从此以后不再怀疑他。

“对了,你还要跟我解释下为什么要跟我院子里的桃树说话,这也是一种法术吗?”左小孟并没有被他弄迷糊,这件事儿始终不曾忘记。

“反正我现在说了你也半信半疑,不如今晚过后,我再跟你解释。”

“好,那我等今晚。”

左小孟今天一到下班的时间就匆忙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小橙奇怪地问:“小孟姐,今天有事吗?这么早就走了?”

“嗯,有事。”她回答的含糊,这事也没法和一般人说,难道说她急着回家体验苏童的法术吗?简直莫名其妙!她看了眼苏童,后者眨眨眼,轻轻地说了句“不见不散”。这引起她一阵奇怪的感觉,怎么那么像办公室地下情?

苏童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嘴角上扬心里笑出声来,不过很快他又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脸上浮现出复杂的神情。他下意识地捏了捏左手食指,只见指尖的位置慢慢汇集了一团蓝色的气,闪烁着幽暗的光芒。

左小孟从来没有这样期待过一件事,她早早就洗漱完毕躺在床上说服自己赶快睡着,实在睡不着就闭眼睛翻来覆去地数着绵羊,竟然完全忘记了去看天花板上的线条,忘记了解千语的脸,忘记了去回忆十二年前的往昔。她现在满脑子都是苏童,苏童的笑,苏童的声音,苏童的样子…

多年后左小孟才明白,从那一天起,苏童,这个一直被她视为“己出”的“儿子”,已经悄悄地走进了自己的内心,而且他竟然让自己渐渐淡漠了对解千语的感情,那曾以为是一生一世恩爱不移的感情。而且苏童给她的感情也会远远超过解千语很多倍很多倍,所以当有一天需要连根拔去的时候,她唯有身心俱焚,别无选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