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最不完美犯罪

更新时间:2021-01-13 07:07:31

最不完美犯罪 连载中

最不完美犯罪

来源:落初 作者:贯余 分类:灵异 主角:胡某叶某 人气:

主角是胡某叶某的小说《最不完美犯罪》此文是贯余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2年前,一个被多位导师称为学术继承人、出生家族企业的高智商女孩被控残忍谋杀一名身家殷实的中年女子,在所有不利现场环境都指向她时她矢口否认,却在还未寻得决定性证据时自首,被判死缓。直到被一个前来采访的编辑找到疑点。整个案件扑所迷离,所有人都各怀心思,一场看似完美策划的犯罪漏洞百出。那个看似一脸无辜却麻木的女人为什么在认罪后又要求救?躲在背后策划的那只“鬼手”又是谁,一直挑衅却又一直说自己在最明显的地方?究竟,谁是真凶?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15楼的那个寡妇死了,现在正在大范围搜索疑凶……

办案组侦查人员在搜集了监控资料和知情人的爆料信息后前往居民小区调查当天,一向安静井然有序的小区变得吵吵嚷嚷的,有不少居民聚集在小区活动室、花园里。就连平时见了也不会打半句招呼的人,也变得像是无话不谈的挚友,看起来很熟络的模样。也有一些人直接选择躲在屋子里不出门避开人潮,似乎是因为一个忌讳。

“听说了吗,15楼那个寡妇死了。”

“是啊,听说还被打得都不像人样,捅了好几刀,扔在了郊外……”

“听说,还跟那些猪一起被烧了!”

“要不说,这15楼的女人死得可怜。”

“哪个15楼?”有新的听说的居民加入了讨论的人堆里。

“13楼闹过鬼的那个。”其中一人神神叨叨地说。

13楼闹过鬼。这不是开玩笑时才会说的话,是住在这同一个小区里几乎所有人共有的默契,也是一个大多时候人们会选择避而不谈的忌讳。听闻,那一层楼是冤魂的寄宿处。小区内住过几个枉死的人,他们有些死后却不愿安息。听说,有好几个人都见过小区内一些往生者的影子,都是在13楼看见的,还在13楼的屋内看见跟他们生前住处一模一样的布置,就像是,他们的魂聚回了,还把在生前的家照搬到了13楼,只是以另外一个空间的形式存在。这样的话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只是到后来,越传越凶,至于13楼的业主都不敢继续住下去,只得一个一个搬离。但是整个居民小区的人却依旧选择留在这样一个流传着“鬼神话”的地方,他们总有不少人坚信,在一个能“供养”灵魂的地方势必也存在来自故人的庇佑,而且,在听说后搬走了只会告诉所有人自己做过什么亏心的事情。乐观的侥幸总是高于忌讳存在着。而小区内一些挂念往生者的人也会前往13楼寻求一些慰藉,甚至生活不如意想要前往寻求庇佑的也大有人在,可是每次,思念终究不及恐惧来得震慑人心,前往的人都会在13楼听到嗡嗡的像鬼在哀嚎的长鸣声,被那一份阴森恐怖的气息吓退。13楼,成了所有住户既定的默契,所有人都会对那里避而远之,即使是号称很胆大的人也不敢因为他人的怂恿轻易靠近。每个人都尽量避开那一层,却不想,诅咒还是来了……

“早听说13楼被诅咒了,难道真有诅咒?”

“别胡说了,大白天的也挺瘆人的。”

“怎么就胡说了,这种事,不能不信。”站在讨论人群中一个中年女人开口了,“说不定啊,还真就是被咒了!听说,就那寡妇,死去的那个,她丈夫死后也到过13楼。这不,还说着呢吗,原先,住在上面12楼的,有个小伙子,上去的电梯按钮坏了就摁了13楼想爬楼梯下来。要不说也是该有的,经过13楼,听到有个没关紧门的房间发出‘砰砰’声,还一直嗡嗡叫,就是鬼的那种叫,走近一看发现那屋里跟15楼那家人的装修一模一样,还看见了15楼那个男人在屋里走来走去,就差向他扑过来了!可把他吓坏了,没几天就搬了。”

“唉,那小伙啊,就一直病着,多好的孩子。我还听说啊,那13楼跟地府一样阴气重。”人群里一个声音一直在靠近那个中年女人说,还越走越近深怕对方会质疑。

“你们说,会不会是15楼寡妇的丈夫回来索命啊?”

“可不,寡妇都死了!”那中年妇女像是掌握了什么了不得的证据,信誓旦旦地说。

所有人,几乎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大家说得煞有其事,好像,这根本就不是一次残忍的谋杀事件,比起怀疑谁,他们宁可相信,这就是诅咒在作祟。

“听说,现在来调查的人有到14楼去了。”

“是那个一直闷不作声像被人欠了钱的那个女人?”

“她?能查到什么,见了谁都一副爱理不理的鬼样子。”中年妇女一副嫌弃的模样。

“可不是,说来就气!你们说,这人会不会是她杀的啊?要不怎么会跑去问她啊!”

“多半是,平时就一副阴沉的模样,准是在计划什么。要不说,可惜了,挺好看的姑娘。”

“可惜什么!也不是什么好姑娘,说不定,鬼就是她给招来的!”

他们说的,正是住在那栋传闻闹了鬼的楼上的一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标致,说不出来的美,那样的一个人很难叫人不去注意,可就是她总把自己放在暗处。她总爱摆出一副冷冷的样子,不知道是天性就这样,还是从骨子里就存在着傲慢,好像见了什么事都不会提起什么兴致,见了谁也都不会有半点热情。其实,小区里的人真正见过她的没有几个,只是有人说了她有些孤僻不爱理人,就被传扬了出去,似乎所有的人都受到过她的冷待。她也是很奇怪的人,在不算热闹的小区买了房子,害怕闹腾连着左右临近的房子还有楼下正对着的13楼的房子都给租了。人们对她的揣测多是从她的这一个奇怪的癖好开始的,总认为她是因为要藏什么秘密才会这样遮遮掩掩的。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她租的那间屋子就是听说的闹鬼的那间,在她租后差不多半年就开始有了闹鬼的传闻,有不少人说,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带了巫术的可以迎魂的巫人,把往生者的灵藏在了空屋内用来养魂。也有人说她是人鬼界的中间人,以生者之体通逝者之灵,可以通晓人鬼事,所以才能够对小区内的居民“下蛊”让他们能够看见亡者。

在越是慌乱的时候,越会有人想要把超出自己可以理解范围的事情解释成与鬼神相关的事情,这就是一场现实的真和灵异的想在人的意识间的随意变换,看是哪一种更容易被接受些吧。自然,比起承认自己就是愚昧分不清幻觉与真实,人们宁愿把人想象得更黑暗些,把那个搬过来的“无辜”的女人想象得跟自己在同一层的愚昧无知甚至更不堪的阶级,也不愿去承认那样的人或许就是鄙夷他们这样无中生有的迂腐和疑神疑鬼才不愿跟他们多交流什么。

小区的人一直谈论了很久,从小区内那些平时看起来就可疑的人,到自己本身就很讨厌的人,再从关于鬼的传言,把那些很可能隐匿在他们当中的人,通过谈论将他们一个个地揪出来,只要那个人不是自己,总有千百个理由可以给他入罪。

这不,又重新回到了死者的话题。

只要在谈论的过程中有其他的人经过自己的身旁,总会把人拉进讨论的阵营,这是一种惯象。原先在讨论案情的一个“小圈子”看到有一个刚从办案人员身旁走过的人过来了,硬是将他拉进讨论的人堆里:“唉!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唉!也不大清楚,听说是一个寡妇死了,死在了郊外,手法十分残忍。”

“有说是谁干的吗?”

“没有,说是还在调查。”那个新加入探讨的“成员”似乎也不想要对一群充满好奇的人隐瞒些什么,他指了有一撮人簇拥在一起的小角落:“刚才,看,那里,刚才拉了一位长官问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得到什么回复,说是还在调查中。就听说啊,那女人死在了郊外一个猪舍里,手段凶残。要说啊,八成是那个女人不检点,才会这样被处极刑的。”说话的人总爱添油加醋,把所有自己揣测的“事实”也加入到听到的“事实”当中去,变成一个新的“事实真相”。

“不是吧,我看是被索了魂!”原先的那个中年妇女首先发声否决,可是,她的风头全被新加入的人给抢走了,没有人应和她。

“真的?看着挺老实的!”

“唉,看吧,我就说,肯定有什么猫腻,看吧,我说的没错!指不定就是跟人偷了情被发现的还是被人骗了钱财后杀死的!”

那位新加入的成员似乎很热情,很耐心地解答疑问,可还是想保留些什么以显示自己的客观不讹传:“这倒没说,不过啊,听说尸体被烧了。估计也是怨念重了。”

“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怨,还不是不检点,破坏了别人,才会让人报复。”在一旁听着的那个说自己早有预料的人又发声了。

这一来,讨论开始激烈了……

“不对不对,我看,是和她偷情的男人算计了那个女的,想要骗她的钱,要不,谁会看上一个老寡妇?这女的,肯定是发现了,不干了,就被灭口了。”

“不会啊,看着挺老实的,也不怎么出门……”

“老实什么,八成就是装的要来骗过我们,底下还不知道多乱!要不丈夫死了怎么还会回到13楼去!死都不能死得安乐,肯定是不瞑目啊!”

“就是!你怎么就能知道她没有出门?”还是那个新加入的人,不对,应该是已成为整个讨论圈子核心的人,他接了别人的话,“她还指不定就是天天出门,要不人怎么能上这儿调查还知道了她住在哪儿,指不定还就去了什么地方,被拍下来了。”

在旁的人无不点头表示赞同,毕竟这位已经融入他们当中的“核心人物”刚从另外一个交流圈里近距离地接触了那些前来调查案件的人,一定有获得什么“密报”,知道的也肯定比自己多,他说的不会有错。

“欸,那会不会是楼上那个女人搞的鬼,知道她不检点,找来她死去丈夫的魂……”那个讨论得小圈子里开始出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声音,开始有人想起来楼上还住着一个能“招鬼”的人。

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像知识分子一样的人止住她的话:“说什么呢!这都什么年份了,还相信这种鬼话!”

说了是招鬼的那人似乎也意识到有些不妥,可也不愿全盘否决一直流传的鬼神说,嘀咕着:“这,不能不信啊,13楼那个也不是假的,不少人都看见了。”

戴眼镜的开始犯迷糊了:“话是这样,可也不能全说到鬼神上面去啊,不科学。”戴眼镜的人虽然没敢跑到13楼去冒险看那些出现的鬼魂和鬼房子,一直念叨着“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心里也一直是敬畏的。

“这种事,信则有,很悬乎的。”

“我来说句吧。”又是那个站在讨论区中间的“核心人物”,“不能说完全归咎到13楼那里去,可我们也不能够否定有这样的影响的。不就有人在13楼见过那人的丈夫吗,多半是,女人惹了情,也害怕触犯了鬼神,才会跑到外边去,这不,摊上事了……”

所以,经过一番又一番的讨论斟酌,整一件还在迷雾中的案件,在居民的口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虽然版本不一,可最新的认可度最高的那个版本已经出来了:死者是一个很不检点的女人,在外头惹了风流债,被楼上那个像鬼巫一样的女人招来了她丈夫的魂,被下了诅咒,所以被情夫骗了钱财,在发现情夫的阴谋后就被杀害了,尸体还被埋在郊外猪圈给烧了。现在就是来抓那个情夫的,多半是小区内的某个人,正躲在家里……

“唉!唉!听说了吗!上14楼了!去问14楼那个女人的话了!”从那栋闹鬼的楼里冲出来一个人,着急忙慌地跟周围那些平时一个招呼也不打的“伙伴”分享情报。

“早知道了!”几乎所有人异口同声地否决了这个不新鲜的情报。

从楼里又出来一人,慌里慌张地喊:“鬼来了!大白天,大白天,鬼来了!”

楼下聚集的好几个讨论圈的人跑过来拦住他,还给他拍背缓气,杂七杂八地问怎么回事。

“来调查的快离开的时候,14楼的那个就招来了魂,13楼那里发现血了……是鬼!”

又一个新的情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