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猎行江湖

更新时间:2021-10-09 19:41:14

猎行江湖 已完结

猎行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燃烧的木木 分类:武侠 主角:王虎刘 人气:

火爆新书《猎行江湖》是燃烧的木木所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王虎刘,书中主要讲述了:静极而动,一击毙敌。从盲目行走江湖,到狙杀武林高手,一个猎人如何成长为一代猎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为什么?为什么?”王烈边走边说到。

扶着身前的一棵树,王烈的心却痛到无法呼吸,他毕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哪能接收父亲已然离去的事实?

雨开始有点小了,本有些吵闹的森林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沙沙…那是一点点的微风吹在树梢上响起的声音。

沙…沙…

“怎么这风的声音越来越近了?”王烈猛地一个窝身,只感觉后背有一股劲风刮过,甚至有点火辣辣的疼。

稍微抬起一点头,才发现身前匍匐着一只漆黑的小豹子。之所以说它小,是因为这只豹子仅有一尺半左右,稍稍咧开的嘴里只有上面的獠牙长了出来。在太巫山脉里,不知道有多少的天材地宝,生活在这里的野兽通常较外面的野兽要更加凶猛。

“难道这是一只幼豹,被放出来狩猎的吗?”一想到这里,王烈不禁泛起一丝苦笑,怪不得爹让其保护好自己,在这物竞天择的森林里这尤其重要。

对面的小黑豹没有急着进攻,只是一个劲地龇牙咧嘴,仿佛在找寻着他的弱点。

王烈尽量让自己保持镇静,他强忍着后背的疼痛,身子微微弓起作攻击状,没有给对面的黑豹任何的可趁之机。

突然,森林里响起一声嘹亮的长嚎,小黑豹紧缩的身躯顿时一个放松,它听了一阵就一个转身跑进了身后的灌木丛中,几个起落就不见了其身影。

对面的王烈一阵纳闷:“怎么就走了呢?算了,不想了,先回山洞才是最安全的,我要活到爹回来找我!”王烈这样想着,四下辨认了一下方向,脚下动作也不慢,跟着就蹿了出去。

不一会王烈就回到了山洞,终于回到山洞的他不禁长吸了一口气:“总算活着回来了,背上还真疼,应该是刚被那黑豹抓了一爪子,得敷点草药。”王烈从小就跟父亲生活在弱肉强食的森林当中,他虽然成长在父亲的襁褓下,但父亲并不是一个溺爱的人,从其能熟练地解剖野猪就知道,他掌握了很多生活的技能。王烈往背后敷好草药就想起了王虎,他还深深记得王虎第一次教他哪些草药能帮助伤口恢复,哪些能充饥,哪些能恢复内伤…想着想着王烈又是一阵伤心难过,哭着哭着就伏着身下的兽皮睡着了。

在离洞穴百余里处,一只约六尺长的吊睛猛虎正追逐着前面的一只五尺多长的黑豹,而黑豹嘴里正叼着那一尺半的小黑豹在跑着。论速度虎是跑不过豹的,但因为嘴里叼着的小黑豹影响其速度,反而被后面的猛虎慢慢的追上了。

眼见那吊睛猛虎要追上黑豹之际,黑豹嘴一个侧甩就将小黑豹甩向自己的后背,小黑豹在空中一个翻身,就用四肢的爪子牢牢地抓住了其后背的毛发。黑豹后腿一个发力就蹿出一丈多远,再几个弹跳已然消失在了丛林当中。

后面的猛虎眼看其追丢了黑豹,眼神里竟露出拟人化的懊悔神色。隔了一会,这吊睛猛虎也一个转身消失在了这里,此处的森林重新安静下来。

……

森林里的日子总是枯燥无味的,在两年前,当王烈修成第三层的“风灵劲”时,周围的野兽就少有是其对手的了。经过六年修习内功,已然十三岁的王烈已在一个月前将“风灵劲”突破到了第四层。

“我已经达到爹六年前的内功程度,凭我现在的实力应该能够自保,只不过外面的世界我从未去过,听爹曾说,人比野兽狡诈。若野兽对你有敌意会呲牙咧嘴,若人对你有敌意有可能会笑着捅你一刀。”

王烈思前想后,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有所准备再去追寻父亲,于是乎他翻开父亲为其留下的《箭术基础》和王虎的心得。《箭术基础》在这六年早快被他翻烂了,但他却没有尝试修习箭术,主要他没有一把趁手的弓。

王烈并不是没有尝试过自己制作一把弓,可普通的木材做出的弓身都禁不住他一拉。弓弦在一年前他就有了合适的材料,一年前他在另一个山头狩猎的时候,因为处理血食不当,导致引来一条蟒蛇,这蟒蛇也着实废了他一番功夫才杀掉。当时他也奇怪,为何这蛇头顶有三条金线的巨蟒这么难杀,可他没有想那么多,杀死巨蟒后从其身体里抽出了一根透明的蛇筋。这蛇筋他见到的第一眼就觉得可以作为弓的弓弦,可他哪里知道,金线蟒虽不算凶兽,但也算野兽中的王者。若不是他当时内功已经达到了第三层,他跟那条金线蟒的结局恐怕会反过来。

因为一直没有合适的材料作弓身,箭术的练习才搁置了下来。今天他准备出门去找一找看能不能发现合适的材料。

王烈拿起自己做的一根长矛就出门了,说是长矛不过是一根长木棍用那根蛇筋绑了一颗不知名的獠牙而已。

王烈没有急着往山上走,凭着他多年的经验,越靠近山顶,碰见强大的野兽的几率越大,甚至很多危险来自天空,他选择沿着山腰间的小溪找找看。

行至晌午,头顶上的树缝不时透下几缕强光,若没有这些茂密的森林,可能阳光就会要了他的命。王烈准备停下来休息一会再上路,他慢慢地蹲在了水边,用手捧了一捧水凑到自己的嘴边,自始至终他没有低头看自己捧起来的水。喝完水才稍稍放心,又站起了身背靠着一棵树,拿出了怀里的肉干吃了起来。

王烈边吃边观察着四周,突然,视线前出现了一棵树,之所以注意到这棵树是因为这树的独特,周围的树都郁郁葱葱,只有这棵树没有一片树叶,连树干都是黑黢黢的。

王烈快步来到了这树的跟前:“这树,怎么像是被烧过的…”看着触手的一片黑,给王烈的感觉就像木材烧完后所呈现的炭一样。

手中暗运内力,手握过之处就像褪皮一样,这树的所有“黑炭”全都掉落了下来。正当王烈准备离开之际才发现手中握着的树不再是那泡沫般的软松了,而是像握着真的树干一样。

“这是…”震掉了所有的“黑炭”,奇怪的树露出了他的本来面目,只见地上长着一棵连根都是黑色的树。完整的树干他用自己做的骨片斧子,砍断了十余片才砍下来。看着手里的这根木材,他认为他找到了做弓身的木材了,就准备回山洞了。

后来他才知道,这棵树是做弓身最好的树之一--铁木树。一般十年铁木呈棕色,五十年以上铁木呈黑色,并且年轮永远固定在五十圈,意味着树木大小不变却还一直在生长。

他找到的这棵铁木树外面那厚厚的一层“黑炭”,足以证明这铁木树的年份之高。

回到山洞王烈并没有急着去制作弓身,而是先拿着木材用骨片刀在进行着修改。差不多将他所有骨刀消耗殆尽才将木材做成了两头细中间粗的样子,而给两个细头钻洞可没少花他的功夫。先是架起火堆,又将一些细针状的石头投入其中烧红,再用烧红的石头给木棍钻孔。他的手上也被烫出了多个水泡,特别大拇指和食指头的水泡都烫穿了一层又一层。

等到自己手上的伤好得差不多才将蛇筋系在两头,做完这些也已经一个月后了,但看着手里这把精致的弓王虎不禁露出一丝微笑。自己做出的弓很适合自己,这是一把犀利的弓,也是后来跟着他纵横四海的成名弓--风啸,意欲箭带出的空气啸音就像风啸,快如闪电。

而王烈训练箭术的计划更是推迟到了一个月后,因为这时他手上的烫伤终于结了疤,抠下疤以后,虽然疤下的新肉还很稚嫩,但也更加敏感。

“是时候开始箭术训练了,配合着还有爹的那一份轻功,也一定要修炼到大成,到时候就去外面的世界找爹!”王烈心中暗暗道。他知道这一天不远了。很快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