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映乔修真小记

更新时间:2021-10-08 19:52:17

映乔修真小记 连载中

映乔修真小记

来源:落初 作者:映乔 分类:仙侠 主角:映乔小丫头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映乔原创的仙侠小说《映乔修真小记》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映乔小丫头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正亦魔,魔亦正,正正魔魔谁来评?世道冷,人情淡,真真假假话磋磨!┄┄┄┄┄┄┄┄┄┄┄┄┄┄┄┄本人写一本修真记事,娱乐大众而已,女主感情线混乱,只保证结局1vs1,什么男主是谁,哎来白来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本人不无缘无故断更,任性发文,放心入坑,其他……你们喜欢就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映乔回头看着不再顾及水中民众的军船,心下一片森然。

再看一眼母亲,才看到母亲一直掩饰的伤口,皮筏子过处,留下一道道血痕。

这,这全是母亲的血啊。

映乔悲悲切切的叫了一声“娘!”,也顾不得亡命时刻,将快要支撑不下去的娘亲抱在怀里,阿言一言不发,较劲一般继续划着。

“阿乔,莫慌,娘不能陪你又如何,阿乔已经可以自己生活,已经长大了呢。”陈姨眼里噙着泪,嘴角微翘,依旧温柔望着映乔。

映乔一言不发,嘴皮似有针线缝着,眼泪一滴一滴,砸在皮筏子上,开出了花。

陈姨无奈,又转头看向阿言,语气带着希冀,说道:“阿言,阿乔虽是娇纵,可心里是软的,你们一定要互相扶持,即使各自成家,也莫忘了今日的情谊。”

“陈姨,小子记得的。”阿言答道,手下并不停,继续划着。

“阿乔,娘的里衣心口处有个口袋,你且将里面东西掏出来,”

看着兀自流泪,听见自己说话也不动的小丫头,无奈中又挤出一丝气力说道“阿乔,各人有各命,不要自责,也不要伤心,娘跟你说过,要惜福,要惜命,要向前看,人是要永远满怀希望的,你如此作态,又要娘,如何安心?”

“娘,我不要你安心,我要你陪着我……”映乔终于忍耐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虽是哭着,可总算有了生气的小丫头,陈姨艰难扯了扯嘴角,继续道,“阿乔,听娘说,取出娘里衣口袋里的东西,摔碎它,会召来仙师救命,我陈家祖上曾献一婴孩助仙师捉拿大妖,凭此,会答应我陈家后辈一个请求。”

陈姨看着映乔仍不为所动,军船也渐渐临近,忍不住拔高音量:“阿乔,仙师说话不会食言,现下正是危急时刻,你还愣着做什么?!”

一句话终于炸醒映乔,立刻掏出陈姨里衣口袋里的一枚像是兽牙的东西,狠狠砸在皮筏子上,“轰!轰!轰!”天空炸响数道惊雷——

与此同时,长空山,太泽派。

长老闭关之所。

“轰!”天空像是放了烟花一般,绽放出一个大妖虚影,惊醒了无数修行之人,众弟子惊疑不定,不时议论纷纷。

“我看错了?那不是一千年前我派元辰长老收复的那只大妖的投影吗?”一弟子惊呼。

“可不是?!当年记得一凡人献出男婴帮了长老一把,这才了结。”

“这是凡人讨因果了吧。”

“很有可能啊,献出一子换如今富贵,应是值当。”

“是咱们长老心慈不愿占人便宜,这才留下妖牙,设上禁止,让那凡人也能摔碎大妖牙齿完成召唤。”

“你们说什么呢,好歹也是一条命,又是亲子,凡人那般重情,若不是走投无路,谁愿?!”

“对,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们这群小人,也只知小人之见。”

……

众弟子议论纷纷之时,却不知早已落入数位习惯性出关必先查宗的几位长老耳朵。

“我宗何时收了如此多是非之人。”某长老眼神暗沉。

“如此心性,难成大业。”某长老暗搓搓搞事。

“能记得一千年前之事的,现如今不是内门便是执事长老,已是门中中流砥柱,不想,脾气秉性,竟是这般。”某长老摸着胡子,思忖。

而作为此事主角——元辰,所谓修真界化神期第一人,一千年前这只是个金丹小修士,误打误撞吵醒沉睡大妖,那名男婴纯属当年修为不到的牺牲品,即便如今想起也还是心带愧疚。

更在算出摔碎妖牙的陈家后人,和自己有一段师徒因果后,达到顶峰。

修界不与凡人为难已达成共识,元辰却为自己惹出的祸端牺牲凡人后代,无人知道此事早已成元辰心魔,也是元辰至今仍困在化神巅峰不得大乘的根本原因。

非心思澄澈无垢者不大乘。

思及此,心念一动,便发出一道法旨,那几个被众长老所厌弃的弟子,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被各种理由逐出门派不提。

“轰!——轰!——轰!——”雷声由远及近,映乔看着满天雷光,也无心细看,仍沉浸在悲伤之中,心内还在忐忑着,将自身安危系于一枚兽牙之上,实属不智,但又忍不住期待。

相比映乔这时内心纠结,对面的小军船就狼狈多了。

晴天忽凭空冒雷,怎么想怎么神异,在这个皇权至上,上位者有意执行“愚民政策”的时代,老早就被自己的脑补,吓得跑远了,方圆百里只见映乔一行三人。

映乔看着自天边,伴着雷声踏空而来的青衣男子,如闲庭散步般瞬息到了近前,立于水面之上,大袖飘飘,长发不拘一格随便半批半扎着,总有几股飘在额旁,俊逸的样子不沾染一丝尘埃。

这,便是神?

“谁,召唤吾——”

万仞山,某山道。

“先生,有消息。”

“念——”

“大周,启文六年,三月七,陈至羊城,已逃。”

“原因呢?”

“不明。”

“嗯~”车内的老人捋了捋胡须,缓缓吐出话语“丫头应当没这么聪明,机灵是机灵,全是傻机灵,运道倒是不错,尽是贵人相助。”

“奴才斗胆,映乔小姐虽是娇纵,却还是机敏之人,只是缺少阅历罢了,再有,不还有那位将军之子的恩情在身,当无碍。”阿水笑着顺着老人的话说,话说的毫无心理负担。

“呵呵,确是!”老人松开紧皱的眉头,语气轻快“走,向北,有那位将军之子,定会去北州!”

你不一直在往北,阿水撇撇嘴……

“你要带我们去哪?”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都持续了小半柱香了,本来想让他先救娘,谁知道他问了谁打碎了兽牙,连句话都不说,把三个人放在一片大绿叶子上,就这么飞了,飞了……

“找个灵气充沛之地。”男子回答,音色温润。

许久,四人在一瀑布旁停下,男子把三个人放在较为平坦的石头上。

映乔刚落地,立刻跪在仙师面前,边磕着头,边哀哀求道:“仙师,请您可否救救我娘亲!”

映乔重重跪倒,头磕在岩石上,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响。

“行了,拜师礼三下就够了,”男人顿了顿,背过身去,幽幽叹息,“凡人,总有寿尽之时,或早或晚,你母亲本就身体沉珂万千,早早去了,也好过几年病痛折磨。”

“可是,您不是仙人吗?!您一定可以救我娘亲的,不是吗?!”

“仙人?不,我不是,我乃修界人士,虽已不是一介凡人,但仍不过几千寿数,寿毕也不过一抔黄土,并没有什么区别。”男子摆摆手,并没有半分不耐。

“但您总是比我等凡人神异!求仙师救救我娘亲!”映乔继续重重磕头,阿言连忙跟着跪倒在地。

“唉,不是我不救,你娘本就体弱,此次伤到心脉,坚持到此刻已是难得,天命如此。”

男子声线忽低,让映乔觉得最后四字重逾千金,她没有翻了这天覆了这地,怼天怼地的气势与勇气,也没有因为第三次失去父母感觉天地尽失色的绝望,只是终于认清,不会再有父母了。

因为有憨厚汉子和柔弱妇人做过渡,一直没有认清的事实终于有一天撕开伪装。

心脏,被名为后悔与自责狠狠抓住。

说到底,映乔十七岁死去,实际上在她的故乡,这只是思想单纯,中二叛逆的少女,来到这里过了八年,也只有自己需要乖一点的自觉。

不然,也不会因为一件衣服的舒适度,间接害死父亲。

到底自己还是个孩子啊,映乔心中苦闷,但又发不出来,只能死死地盯着已经说不出话的母亲,一点一点的死去,眼睛慢慢像蒙了一层雾色。

正悲痛,忽又听到一个声音,像泉水沁到心里。

“想修仙吗?”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