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百炼求仙

更新时间:2021-01-13 07:21:11

百炼求仙 连载中

百炼求仙

来源:落初 作者:清赏 分类:仙侠 主角:洪氏金氏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百炼求仙》是清赏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洪氏金氏,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介孤女,机缘巧合之下踏上仙途,没有灵田随身,没有神兽在手,惟怀一颗向道之心,伴我仙路独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茴在派中一向十分冷傲,不比符闻交游广阔。

郑茴看到令牌只是想当然的以为,那令牌乃是战辉从派中偷来。符闻却想起之前听人说起战辉不顾修士尊严,讨好邵家元婴真君的孙女邵明珠之事。

邵明珠虽有身为半步化神的祖父,元婴真君的父亲,可惜自身却是个没有灵根的凡人。纵然她仗着长辈的威势,令派中低阶修士不敢无礼,可这些人心中也从不曾瞧得起她。唯有战辉是个例外,身为单灵根天才,前途一片光明,竟为了些许好处而对邵明珠这个凡人谄媚讨好,令派中之人颇为唾弃。

想来那长老令牌十分重要,便是金丹修士也无法轻易窃取,会落入战辉手中,多半与邵明珠脱不了关系,说不定便是她亲自为战辉弄来的。若是邵家知晓此事,定不会轻易让郑家将抓捕战辉之事揽了去。此时他若赶回派中报信,邵家有了防备,便可悄悄将此事掩盖过支,不致影响自家在派中的地位,对身为报信人的自己也会有所回报。如此不比跟着郑茴好得多。

符闻想到这里,更不犹豫,拿出飞行法器,自行返回天玄派去了。

这边厢郑茴不甘心地试图寻找战辉的下落,可惜到头来只发现战辉故意布下的几个用来迷惑她的线索。日子一天天过去,郑茴对这次的任务也渐渐不抱希望,只是不到最后关头她实在不愿放弃,依然努力地寻找着战辉的踪迹。

这日,郑茴一行人到了丰国边境。此处有一大片森林,据说其中颇多猛兽,是以丰国居民甚少来这处森林。郑茴等人身为修士自是不惧猛兽,从容进了林中。

正无聊间,郑茴腰间的灵兽袋突然一动,这样的情况在这些日子里发生了不止一次,郑茴早已不像前些日子那样激动,只是随意地一拍灵兽袋,寻宝鸟飞了出来。过了片刻,寻宝鸟停在一棵树下,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

郑茴回头示意,郑飞兰便上前将寻宝鸟身下的土壤挖开,不过片刻便挖出一枚戒指。

郑飞兰查看了一下戒指,对郑茴道:“师姐,这戒指正是战辉所盗之物,不过里面已经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了。”

这变故也在郑茴预料之中,郑茴连失望之情也欠奉,随手将那枚戒指套在手指上道:“这定是他留下来迷惑我们用的,既然他不在此地,咱们还是走吧!”

郑茴正要驾走飞行法器离开这里,忽听林中哗啦一响,目光一利,倏地飞身向发出响声的地方飞去。

郑茴一落地,只见一个身着猎装的少女正一脸惊讶地望着自己。郑茴略感失望,刚才那一瞬间她还以为发出声响的是战辉。

郑茴忍下心中的焦躁,道:“小姑娘,你可看见过这个男子?”说着将战辉的画像递给那少女。

那少女看了一眼画像,怯生生地道:“没有看过。”

为防万一,郑茴一掐法诀,一道灵光罩向那名少女,那名少女一惊,抬手挡在身前。灵光闪过,那少女一脸茫然地望向她,并无丝毫变化。看来这名少女并非战辉假装。郑茴叹了口气,驾起飞行法器便要离开。

那名少女见状,也暗暗松了口气,原来她就是符摇光。之前符摇光之前一直扮作猎户,隐居在森林边缘,一边修炼一边打猎为生。没想到在此竟然又遇见了郑茴等人。符摇光毕竟刚刚修仙,见识不多,不知是她之前埋在地下的戒指惹了祸,幸好她害怕暴露并未将戒指戴在身上,这才逃过一劫。

正当符摇光以为自己瞒过了郑茴等人,却见郑飞兰道:“师姐且慢!”对符摇光道:“小姑娘你反应很快啊,我师姐法诀速度如此之快,你竟然能反应得过来,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得到的!”

郑茴这时也醒悟过来,她平日来往之人皆是修士,是以不曾发现任何异常。可这里是凡人界,符摇光若只是一个从未修炼过的凡人,绝无可能有这么快的反应速度。郑茴想到这里,一拂袍袖,一股灰色的雾气向符摇光袭去。

这雾气甫一靠近符摇光,符摇光便觉得一阵意识模糊,明白这雾气有蚀人心神的作用,不敢大意,将灵气运到脚上,双足一点,轻盈地向森林外面飞去。

符摇光这一动,却令得郑茴目光变得冰冷。符摇光修为很低,又没什么特殊法术遮掩,这一动作便令郑茴看出她身上灵气的波动。

既然是修真者,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郑茴正要出手,便见符摇光远远落了下来,大声道:“你们杀我容易,若要知道我同战辉的瓜葛,便要发誓只要我说出一切便容我离开。”

郑飞兰犹豫了一下,劝说郑茴道:“师姐,不如答应她的要求,若是情况紧急,不遵守誓言也没什么大不了。”对修士而言只要心中觉得心安理得,所谓的心魔誓根本没什么影响。

见郑茴点了点头,郑飞兰便大声道:“我们可以发下心魔誓,只要你将一切都说出来,我们便会放你一马。”

符摇光远远站着,却不过来,而是从背上背的小包袱里取出一物,大声道:“这是契书,只要你们对着契书立下契约,我便告诉你们一切!”

郑茴目光陡然转冷,契书与心魔誓不同,心魔誓只要心念通达便不会影响修为,而契书的契约一旦违背,便会遭到反噬,对郑茴来说虽并非无解,但却要付出十分高昂的代价才能不受其害。郑茴这些日子被战辉耍得团团转,心中的怒火早已压抑许久,如今见符摇光一个修为不过炼气的小修士也敢威胁自己,想也不想,双手掐诀,一道巨大的水柱便向符摇光冲了过去。

符摇光如今修为尚浅,连一个攻击法术都使不出来,又身无法宝,如何能挡下筑基修士的全力一击。她只觉的一阵剧痛袭来,紧接着,痛楚消失,身子陡然一轻,疑惑地望去,却在恍惚之间看到了自己倒向大地的身体。

原来,我已经死了,这是元神离体,“看见”自己的身体!符摇光陡然生出明悟,意识变得涣散。

若是之前没有贪心,直接扔掉那枚戒指就好了。

难道,我就这样死了么?大仇未报,壮志未酬,我好不甘心啊!

不!我绝不能就此死去!绝不能!

本来生出消散之兆的元神重新变得凝实,但符摇光此时元神离休,犹如无根之木,凝实不过一瞬便又变得黯淡,就在此时,符摇光的元神陡然散发出一道微弱的白光,裹挟着她的元神,犹如乳燕归林一般投向之前被郑茴套在手上的戒指。

从符摇光身死到她的元神遁入戒指,不过短短一瞬,郑茴二人竟是丝毫不曾察觉。

郑茴眼见符摇光身亡,心中怒气稍抑,正要抓住符摇光的元神搜魂,却发现地上仅余符摇光的肉身,竟找不到符摇光的元神,不禁诧异。刚才她虽然含怒出手,但并非完全失去理智,使用的也是温和的水系法术,便是要保存下符摇光的元神用来搜魂,如今却寻找不到符摇光的元神,莫非是符摇光元神太过脆弱,被那水柱一冲之下便就此消散?

郑飞兰也和郑茴的想法一样,觉得是郑茴出手太重,不禁在心中暗暗埋怨郑茴,即便要杀死符摇光,也可用法术先行禁锢住符摇光,搜魂之后再杀死。为何如此冲动直接将人打死,弄得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便就此化为乌有。只是郑飞兰同郑茴虽名为师姐妹,但实际地位却与郑茴的仆从无异,因此虽对郑茴行为不满却也不敢表现出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