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七国封神录

更新时间:2021-04-15 14:49:10

七国封神录 连载中

七国封神录

来源:落初 作者:梅笑竹 分类:玄幻 主角:郎宫殿 人气:

主角是郎宫殿的小说《七国封神录》此文是梅笑竹原创的玄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统七国大陆者,许其永生!!!”  在宁静的夜晚,神的许诺,彻底打破了七国大陆的平静。独桑,铁竺,寺幽,楚沧,唐夏,九晋,古华,七国各怀异心,和平了千年的七国大陆,终将再次一陷入兵伐四起,生灵涂炭的境地。  出身平民的少年,是天材还是废物?云空深处的神秘少女,生命来自何方?千年的传承,七国的秘辛,种族的纷争,力量的最高奥义……新手梅笑竹的十年构思之作,敬请关注!  (本书已上架,长期qiǘbāoyǎng。本书已完成全部的构思,必定完本,我会一直用心写下去。谢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当琉卡从怀斯的府邸中出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了竺柳城。大长老所住的地方,正好在穿城而过的竺柳河畔,这里因风景秀美,江风宜人,一向是人来人往的热闹地方。因此当琉卡走到竺柳河堤上,汇入熙熙攘攘的人流当中,更看到这夜里的竺柳城处处灯光璀璨,繁华如锦的情景时,心情更是沉重了。习惯了平和宁静日子的铁竺人,你们要如何去面对即将到来的动乱呢?

琉卡走到了河堤上所设的一处亲水平台处。这里从河堤上特意建造了一个平台向河面上伸了出去,而平台下,更沿江搭建了一处浮桥,为的是让人们可以更临近江面,观赏对面的一处人工瀑布。这处瀑布,是怀斯大长老所设的一个魔法阵,只要略懂魔法的人,站在河对岸的魔法阵里,便可以很轻易的发动魔法“神龙取水”,将江中的水汲取到高空中落下,形成瀑布。

当然,瀑布的壮观程度,与魔法师的法力成正比。而此时,正有两个法师在对岸的魔法阵里施法。他们所释放出的瀑布只有两丈多高,而且瀑布直上直下,不但并不美观,更是将两位法师自己浇成了落汤鸡。

从对魔法的掌控程度来看,琉卡知道这两位法师只是初学者,并不太在意。他倒是在围观的人群中寻找黎华。琉卡从大长老处取得了手谕,要让黎华前去疏离草原将扶苏来到都城来。而琉卡知道,一向自命风流倜傥的黎华,最喜欢到此处来一显身手。

正寻找间,人群中忽然发出了一阵惊呼。魔法阵中的两位法师也许一时紧张,误发了一个风系魔法,发出了一个小型旋风,不偏不倚正好将半空中的瀑布裹住,向琉卡所在的亲水平台处冲了过来。平台上的人们不想被风里的水浇湿,顿时骚动起来。

就在旋风裹着瀑布飞到平台上空之时,人群中突然发出一声清喝,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人群中飞起,直迎向旋风。一道寒光从这身影处发出,瞬即将旋风也裹住。人们只听见呼的一声,那道旋风竟被这一道寒光改变了方向,径向亲水平台下的江面冲了过去,“砰”的一声砸入江面,江面上立时激起了一阵水花。

那道白色身影矫健的落在平台上,众人这时看清了,这是一个身材修长,面庞英俊的青年。他身着白衣,手中却还提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刀。看来刚才,他便是用这把长刀,将旋风击下了江面。平台上的人们因免于落汤鸡之苦,纷纷拍起手来。白衣青年很是受用,潇洒的还刀入鞘,向四周的人们回礼。

可是他并没有能够得意多久,因为这时平台下发出了一声怒吼:“是哪个王八羔子把风打落到水里的?”话音刚落,平台下走上来两个彪形大汉,却都是卫士打扮,身着王府的卫衣,腰间还挂着刀。

白衣青年心念一动:“糟糕,忘了平台下面还有浮桥。”他知道王府的人开罪不起,只好收敛起得意的样子,恭身道:“刚才正是我不小心所致,还请见谅。”

那两个卫士还未开口,人们便听道他俩身后传来一声冷哼:“是你啊,黎华!你一向自命不凡,现在敢惹到本公主的头上的么?”

白衣青年吓了一跳,向两名卫士身后望去,却见到一个浑身湿淋淋的红衣华服女子,满脸怒容的瞪着自己。他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知道自己运气实在不好,偏偏遇上了这一位女煞星。

“竺枝公主,小人实在不知您在下面。否则我宁可自己撞上那团水,也不敢将它击落水里,惊扰到您的。还请公主原谅。”

红衣女子大约十七八岁年纪,杏眼圆脸,长发盘在头上,插一只金光闪亮的凤钗,显得很是清丽华贵。她身材倒也颇高了,虽然还只是一名少女,却一付泼辣老练的模样,她因自己一身被水淋湿,满心羞怒,平时更是颐指气使惯了,哪肯轻易放过这白衣青年。只见她手指朝江里一指,道:“你若跳到江里去,我便不追究此事。否则,我若告到父王那里去,便是你们骑士营的头儿白道将军,也须救你不得。”

白衣青年正是黎华,他此时正是皇家骑士营的副统领,虽谈不上位高权重,在竺柳城多少也是个知名的风流人物。只是黎华知道,面前这位竺枝公主,可是大王子竺琏的大女儿,出了名的蛮横无理。况且竺琏一向与骑士营不睦,若是此事闹大了,黎华更担心连累了营里的上下兄弟们。

黎华此时面色苍白,硬着头皮道:“好,竺枝公主,此事是我不对,污损了您的千金贵体,只望你能大人不记不人过,我跳河向你赔个不是!”言罢,黎华涌身便向河中跳去。

可是,黎华的双脚刚刚离地,便觉得自己的整个身子,像是被一阵柔风卷起一般,可这风虽然轻柔,却将自己束缚得丝毫不能动弹,一个人竟被这阵风悬困在离地半尺的空中,上不去,也下不来。

一个身着枣红色披风的青年,从人群中缓缓走上前去。他走到竺枝公主身前,鞠了一躬道:“竺柳学院琉卡,见过竺枝公主。”

竺枝眼睛一亮,一双俏目登时上来打量起琉卡来,见他虽然一脸风尘,俊逸之气却不稍减,黑色的短发显得干脆利落,身材并不算高,枣红色的披风,领口竖起,上面正用金线绣着竺柳学院的纹章。竺枝恍然道:“哦,琉卡,你就是大家口中所说的那个天才大法师吗?”

琉卡微笑道:“公主过誉了,天才二字,琉卡愧不敢当。不过作为一名法师,我对公主适才所遇之厄却很感羞愧,深感身为法师,若是学艺不精,贻笑方家不说,更会误人误已。因此特向公主献上“紫火莲”一朵,以作为赔礼,请公主笑纳。”

说罢,琉卡右手一翻,右掌上突现一朵碗口大的火莲一枚,通体紫光流莹,跳跃不定,漂亮极了。琉卡右掌一送,那朵紫色火莲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托着似的,慢慢漂向竺枝,最后浮在在竺枝面前不动了。

竺枝一张俏脸,在紫色火光显出沉醉的样子,道:“哦,紫色的火莲花,真是美极了。我可以碰它吗?”琉卡道:“当然,公主,这是送您的礼物。”竺枝伸出手去,将火莲捧起在手心中,便觉得一阵热流从手心中迅速的流遍全身,仿佛是一阵暖风拂过全身上下,一瞬之间,那全身湿透的衣服就全干了。

竺枝打了个颤,觉得身上一下子从又湿又冷,变得暖洋洋的,舒服极了。她忍不住低声惊呼道:“哦,太神奇了。琉卡,你真不愧天才法师之名!”

琉卡道:“公主过奖了。这朵火莲中的能量,足可以支持到天亮才熄,公主今夜可以尽情赏玩。至于这位黎华副统领,虽然冒犯了公主,但小人已对其施以‘束风术’之惩戒,相信他必会引以为戒,不敢再鲁莽冒犯您了。还请公主谅解并收回成命。”

竺枝眼波流动,向黎华看了一眼,格格笑道:“原来这朵火莲,是为黎华说情之物罢了。”琉卡道:“黎华是我的朋友,还请公主赏脸。”

竺枝将紫光莲在手中抛来抛去,紫光闪烁,将她的脸也映得明灭不定。末了,竺枝道:“好吧,我这次便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了黎华。不过……”竺枝凑到琉卡耳边,轻轻的道:“我听说明天开始竺柳学院开始招录新生,我想到学院里跟着你学学魔法,你说可以吗?”

竺枝的嘴离琉卡的耳朵是那些的近,一股股馨香直往琉卡的鼻子里钻去,琉卡几乎透不过气来,只好尴尬的后退一步,小声的说道:“那琉卡在学院里等候公主大驾光临好了。”

竺枝得意的一笑,道:“那么一言为定了。”便满意的走了。对悬在半空里的黎华却再没看一眼。

琉卡挥挥手,一阵风声轻响,黎华只觉得身上一松,从空中落了下来。他满脸又愧又怒,红着脸不声不响,便往人群外闯去。琉卡也亦步亦趋的紧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不发一言的穿过人潮。黎华在前走得飞快,最后脚步一蹬,飞身而起,竟像一只大鸟一样,在树梢上飞掠而过。琉卡不知用了什么法术,也跟着漂起在半空中,向前飞去。

终于飞到一个僻静处,黎华身形一顿,落了下来。他回头丧气的对琉卡说道:“唉,我的大天才,我今日丢脸够了,你就让我一个人好好静一静吧。今天是你解了我的围,你的好意,我改日再谢你,别再跟着我了如何?”

琉卡也落下身子,微微笑道:“哟,黎华,学会一个人独处了呢,这可不像你。”黎华叹气道:“算我今天晦气,碰到那个女魔头。惹不起只好躲得起了。”琉卡道:“竺枝公主脾气不好是没错,可你也太鲁莽了。以你的武技,将那阵旋风送到哪里去不行,偏偏要送到平台旁边,为引人注目,却倒反弄巧成拙起来。你这个脾气,也要好好改改呢。”

黎华恼声道:“嘿,得了得了,从八年前在学院里第一次见到你,你就教训我到现在。好吧,我知道是我的错,我明日就改,可现在让我一个人回学院行不行?”

琉卡微笑道:“当然可以,不过在这之前,我要替怀斯大长老递一份手谕给你,你可要拿好了。”说着,琉卡将一封信递给了黎华。

黎华接过信,打开来看,却嫌四周太暗,便嚷道:“哎,那个会魔法的,给点亮子行不?”琉卡手一挥,黎华四周冒出几团火,将黎华吓了一跳:“哎哟,要烧死我么?这么大的火。”他嚷归嚷,倒底还是就着火光,老老实实的看完了信。

“疏离草原,一个叫扶苏的男孩?”黎华道,“我一个堂堂的骑士营副统领,却要千里迢迢去接一个屁大的小孩?嘿,这是什么狗屁任务?”

“去吧,黎华,你今后会知道,他是值得你去接这一趟的。”琉卡微微笑着,对黎华说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