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小虾米的买卖:家有妖孽夫

更新时间:2021-05-07 14:10:17

小虾米的买卖:家有妖孽夫 已完结

小虾米的买卖:家有妖孽夫

来源:落初 作者:风悠雪 分类:言情 主角:连美轮美奂 人气:

《小虾米的买卖:家有妖孽夫》由网络作家风悠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连美轮美奂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只想好好活着,挺直脊梁骨,平凡地活着。她很懒,不喜欢去恨人。毕竟,恨人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报复人更是一桩稳赔不赚的买卖。小虾米自有小虾米的活法儿。可是,当有一天,她这只无辜小虾米,遇上了一只难缠的恶魔妖孽……该怎么办呢?而且,这只妖孽还非常缠人,她又该怎么办呢?妖孽为了她连命都不要,她……“一个爱妻子的男人,不管再怎么强悍……就算自己血流成河他都会觉得无所谓。但是,却半点儿都见不得自己深爱的人流一滴血……”后来……她终于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项链很精致,就像用水晶做的一样。但是,它没有任何光泽。透明度极其高,以至于戴在她的脖子上。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出来那是条项链。

项链的吊坠是一朵花蕾。其材质和项链的一致。因此,很少有人注意她脖子上的项链。因为,它根本就是完全透明的。

透明到像是完全不存在!

毫无存在感!

就像林冰儿这个人一样。

透明,淡然……

不注意观察,就很难发现她的存在。

然而,一旦发现了,就很难忽视!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地打开……

她身后站了一个人。

林冰儿感觉到了。但是,她没有回头。不回头,不代表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

这个男人很危险!

也可以说,他是头浑身散发着冷冽和暴烈气息的野兽。他正看着她,慢慢的打量着。那一瞬间,她全身发冷,只觉得自己像是,被老鹰看中的兔子,被蟒蛇盯上的青蛙,被狮子咬住的羊……那样的感觉,让她全身无法动弹。

定了定神,将手里的红茶杯放回桌面。她悠然地抬眼看着夕阳……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她叹了口气。回头……

她身后的男人半眯着眼睛,锐利的眸光像无情的手术刀在解剖她。

当那双如野兽一般的黑眸,直接盯着她看时,那种被逮住、被扒光的感觉,变得更加明显。她的心跳,不自觉加快。

他长相英俊非凡,俊朗出尘。翩然间,甚至有种传说中谪仙般的感觉。当他闭着眼睛,不让眼中的锐利暴露出来的时候。会给人一种斯文儒雅的错觉!但是,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和斯文两个字是不沾边儿的。

亲眼见过他的冷血无情,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黑得像是无星的子夜,视线更是锐利如刀。

想到这一切,她不着痕迹地十指相扣,紧紧交握。

他凶狠,残暴,狡诈,野蛮……

因此,无论是他的敌人,还朋友,都在背地里称他为“血修罗”!

修罗!

是一种非神,非魔,非鬼,非人,界于神,魔,鬼,人之间的怪物。

她眨巴着大大的,淡泊,清澈的双眸,回头看着他!

她发现,他确实像那传说中的修罗。

他的所作所为!

也确实是无愧于“血修罗”这个称号了的。

那一身一流的皮相,考究的西装。其实,也只是一种美丽的伪装罢了。

谢梧擎,

血无情!

修罗主管杀戮!

杀戮会有情?

杀戮是冰冷的。

杀戮中流出的血是无情的。

有时候血是一种罪恶,当血染上残忍之后。

就变成真正的无情了!

因此,谢梧擎除了叫“血修罗”之外。还有个更贴切的绰号,这个绰号就叫——

血无情!

他不在乎别人叫他什么,他永远在乎的只有他自己的目的。

惹到这个一个男人,无疑是世间最不幸的事情。

她没有姐姐的美艳,没有豪门小孩的拉风派头。从始至终,她都扮演的是一个影子一样的角色。

在林家,毫无地位;在学校,毫无存在感!

然而,她忽略了谢梧擎的调查能力。她更惊讶于谢梧擎的记忆力。居然能将他每一个仇家家族中的每一个人,都记得如此清楚。就算她瘦得变形了,就算她落魄街头了。他依然能准确叫出她的名字。

单这一点就有够让人感到惊悚了。

这个男人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每一个仇人的。

传闻,他报复仇人的手段更是花样百出。无所不用其极……

林冰儿自认自己不过就是只小虾米。却不想,有一天她这只小虾米,还是闯入了这个魔头的眼睛里头去了。她觉得,这是她这辈子遇到的最无语的一件事情。

将方才交握的双手放开,她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到最佳状态。轻轻地从躺椅上起身,缓缓站起。

谢梧擎站在门口。似乎确认了她就是他要对付的人了之后。他冷冷地转身,丢给她一个极其潇洒的背影。管家诚惶诚恐地跟在他的身后……

“管家!”

“是!先生!”

“这是她一年前的照片,四个月后她要是还没有恢复原状。你们就给她陪葬!”

“是!”众仆人齐刷刷回答。

声音小心而又谨慎。光听声音,就能感知到这些人一定在瑟瑟发抖……

一间宽敞奢华的卧房里。房里的所有家具不论是欧式或是中式,全都精雕细琢,奢侈而昂贵。

中式的雕花大床上,有着厚厚的软垫,被褥则是米色的皮草:暖软的地毯,铺盖房内每个角落;厚重的丝绒窗帘将窗外的光线完全阻隔了……

此刻,两具人体在床上抵死纠缠着,室内回荡着叫人面红耳赤的原始旋律。

男人的欲望似乎永远也无法满足,不多时。女人开始由方才的沉迷变成了求饶,最后由求饶变成了呼救……男人没有打算放过她。就像他从来不懂得什么叫适可而止一样。

可以说他野蛮,也可以说他无情……

都可以!

他要的,永远都是他的目的。

女人的双手无力地摆在头侧,偶尔无力地抓扯一下身下的皮草!整个身体随着男人的动作而移动着。移动越来越快!

她似乎认命了……

因为晃动,她的身体渐渐靠近了枕头的方向。她的手抵着枕头……突然,她的手快速伸到枕头底下摸了一把小巧的**出来,枪口赫然对着那个在她身体里忘情驰骋的男人。

“嘭!”的枪响,叫人恐惧……

“喀嚓”一声响,叫人毛骨悚然……

女人手里的枪没有打中谢梧擎。但是,谢梧擎却捏断女人的颈骨!

死!在这一刻变得如此容易。

女人双眼圆睁,鲜红的血从她的嘴角滑出,就像一条来自地狱的妖艳虫子……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起身,取下套子。伸手摁了一下床头的电铃。然后径直走进了浴室。管家神色如常地带着两个黑衣人进了房间,用最短的时间收拾好了房间。就连多余的一丝头发都没有留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