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大叔等等我

更新时间:2021-05-07 14:11:19

大叔等等我 已完结

大叔等等我

来源:落初 作者:幸运睡得晚 分类:言情 主角:贺陆邈 人气:

幸运睡得晚新书《大叔等等我》由幸运睡得晚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贺陆邈,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贺嘉黎从来不相信爱情,她认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与被爱,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之上的,做梦也不会想到一见钟情的爱情故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的爱情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贺嘉黎感觉头更大了,冷静一会,显然的,耿娜占据了一间,陆邈也有一间,莫非是她要跟陆华睡一间?

睁睁眼球,轻叹了一口气。

陆邈轻笑走到她身侧,仰视着她的眼眸道:“你在想啥?”

“我能够住客厅吗?”贺嘉黎睨了一眼沙发讲道。

“一来就跟我抢地盘啊!”陆邈笑道。

“啊?”贺嘉黎没有理解。

陆邈手插在衣袋中,讲道:“你晓得哪间是我的屋子,你今天晚上能够睡那,不要忘锁门,女孩住在客厅,太风险。”

贺嘉黎盯着他没像开笑话的姿容,心里头被啥撞了一下子,少了一拍,她的未婚夫,她正眼都没看她一眼。

贺嘉黎客气的讲道:“谢谢。”

“去吧。”陆邈说了一声,转过身离去。

他走到沙发前,合衣躺在沙发上,贺嘉黎她进了屋子,锁上门、洗了澡,躺下了,晌午里,她是被咚的声音吵醒。

像是撞墙的声音,挠了挠头发,女人,还是谨慎点好。

她打开门看见沙发的陆邈,双手环着,闭着眼球,睡相好帅,客厅里的凉气开的有点大,她感手臂上有一点点冷。

盖在他身上的绒毯落在了地上,贺嘉黎可不想他受凉,欠他人情,她走到空调这处,把调了温度,又走到他的身边,捡起地上的毛毯,给他盖好,贺嘉黎刚才回房时,突然手被捕获。

贺嘉黎一惊,看向陆邈,他正直直的看着她“你放开我。”她低声讲道。

他的力气太大了,贺嘉黎被凌空托起,沙发上很窄,他想扰乱她!

贺嘉黎发抖了起来“你到底想要怎样?”

“知晓他们在屋子里干嘛吗?你还要嫁给华少?”陆邈反问。

“这是我的事情,跟陆先生没有关系吧。”贺嘉黎掰着他的手指头。

陆邈盯着她,眼眸越来越深,贺嘉黎从他身上翻下来,逃进了屋子。

红脸的像是煮熟的虾,烫的很,注定今夜无眠……

醒来的时候,九点了,幸亏她早上没课,贺嘉黎开门,屋子中耿娜和陆邈不在了,只有陆华坐在沙发上,手上拿着一本刊物,“今日早上,我屋子发什么,你应当知晓吧?”陆华看着她,声音微凉,没等她回复,又加了一句:“我对你妹子的兴趣比你多。”

贺嘉黎轻挑了眉尾,平常的问津:“所以呢?”

“这件事情是我有错在先,我会让你提出退婚。”陆华清冷的讲道。

明确了!是好事!

贺嘉黎轻轻一笑,讲道:“陆大少爷顾忌我的面子,纵然你选了我妹子,由你退婚比较好,我是个小女人,陆大少爷拒绝我,才是情理之中。”

“我不能,因为爷爷那边不允许。”

贺嘉黎一愣。

“陆大少爷会娶耿娜吗?”贺嘉黎考求性的问津。

如果陆华娶耿娜,绮丽求之不得。

“这个问题不用你操心。”陆华孤高的讲道。

贺嘉黎懂了,他不会娶耿娜的。

“陆大少爷,如果你娶耿娜就跟我妈说,我妈让我退婚,我会去找你爷爷说的,如果你没有想娶耿娜,那样子抱歉,我不能允许你,就像是你不能拒绝你爷爷同样,我也不能拒绝我妈。”

陆华眯起眼球,嗤笑一声,“你的意义是,不管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都铁了心要嫁给我?”

“陆大少爷玩女人,我可以玩男子,物以类聚,陆大少爷,你就勉强勉强吧。”

“你要多少钱才肯退婚。“

钱?

他吝啬是人尽皆知的,贺嘉黎仔细的一想,想起陆邈说的话,陆邈就是毒,她中了没有解药的毒,他就像是她的阳光,会让她不自主的去追随。

和陆华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想了想贺嘉黎起身离开了,也许这就是她的命运,所有的事情,她都无法做主。

走出大门,阳光格外的好,贺嘉黎想一想马上就要毕业了,应该找一个合适的工作,历练一下自己,不知道为什么脑里又一次反射出陆邈坏坏的那张脸,朋友吧……她不想回家,不想见到绮丽和耿娜的脸,可是不回家,她又能去哪里呢?

刚刚进家门,绮丽直视着自己,审问道:“”昨晚下去了哪里?你和陆华到底怎么样,有没有戏?”

“有没有戏,你应该去问问耿娜。”

“耿娜?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我已经跟铭仑集团的负责人说好了,你去他们公司实习,明天即可上班。”

贺嘉黎不想见到陆邈,也许害怕爱上他,因为他总是能把自己看透,但是他又不敢违背绮丽的话,只能点头答应。

第二天,在铭仑集团的迎宾大厅里,有一双积具魅力的一双眼睛在盯着贺嘉黎,那个人正是陆邈,他好似掐准了时间,在等自己,贺嘉黎故作镇定的迎面走过去,礼貌地道:“早上好,陆先生。”

“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温顺啦?”

这个人是来找茬的吗?贺嘉黎微微一笑,在陆邈的身边走过去。

“生气了?知道你来铭仑做什么工作吗?”

“不知道,也不敢兴趣,不是我自愿来的。”

“自不自愿无所谓,结果是一样的,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私人助理。”

“私人助理?是保姆吗?”

“你的理解很彻底,下班一起吃饭。”

“对不起没时间,我个人的时间我做主。”

“我也对不起,私人助理没有个人时间。”

“你……”

“去倒杯咖啡给我。”说着陆邈头也不回的走进他的总裁室。

唉,开什么玩笑,私人助理没有个人时间,故意整我的是不是不……

工作不像贺嘉黎想象的那样,只是接接电话,记录一下会议内容,还有陆邈每天的行程安排。

在一起久了贺嘉黎对陆邈的看法转变了很多,表面上桀骜不驯,但是他内心是一个极其有责任感的男人,而且心地善良,不像陆华那么轻浮,这个男人很有女人缘,公司里的女同事对贺嘉黎是又羡慕又嫉妒。

“挂电话给陆邈的人挺多的,他没告诉我谁挂电话给他了,怎样了?”贺嘉黎疑心的问津。

任静欲言又止,秘书送过去咖啡,任静对着秘书讲道:“放这里吧。”

“嘉黎……”任静调唆离间的讲道。

“不要和陆邈走的太近,你知晓吗?”任静脱口道。

“那有?”贺嘉黎闷着头讲道。

任静着急的握住贺嘉黎的手讲道:“你要知道害死你母亲的不止是韩沐彤,陆家的人肯定有份,我怕你在他身边待久了,忘了你来这里的目的。”

贺嘉黎觑了一眼任静的手,寻思了一会,讲道:“我会向陆邈暗中打听信息。”

任静松了一口气,笑了一下子道:“对了,你母亲有一条玉坠在你这吧?”

贺嘉黎迅速地看着任静的脸,她突然的发现一件事情,任静对玉坠的事情特别放在心上,莫非是,为了找到玉坠的行迹?

任静看贺嘉黎盯着她的神态很奇异,讲道:“怎样啦,我脸上有东西吗?”

“我妈有一个玉坠,能够一分成二,一半送给了陆子雄,不过另外的二分之一……”贺嘉黎犹豫了一会。

任静盯着贺嘉黎,着急的问津:“一半在哪里?”

“没在我这里,在我亲生爸爸那吧!你知晓我亲生爸爸是谁吗?”贺嘉黎问津。

任静的神态很奇异,瞪大了眼球,摇了颔首,讲道:“我不知晓!我久已和姐姐不住在一同,对姐姐的事情也不太知晓,嘉黎,我有一点事去解决一下子啊。”

任静说着,站起来离开了,贺嘉黎看着任静的后影,她感觉,任静的反应不同寻常,她能知晓她的父亲是谁?不过她的神态有种错愕,不可思议。

贺嘉黎一头雾水,怎样也想不通,还是先回去,看看陆邈怎么说,想着、想着她去了陆邈的公馆。

陆邈和丸子又去钓鱼,贺嘉黎远远望见这爷儿俩俩有说有笑的,她的心里头感觉无比的温馨。

“说啥呢,这么开心?”贺嘉黎笑着问津。

“黎黎,父亲说这周末带我和你回法国,还说让你生个妹子陪我,你要努力啊!”男孩子笑吟吟地回道。

呃……什么情况,陆邈怎么会在孩子面前胡咧咧呢?真的受不了他,狂妄自大的性格,谁说我会爱上你,嫁给你……

“陆邈,我有事情要问你。”

“嗯。”陆邈把钓鱼勾收起来,看向贺嘉黎,沉声讲道:“我必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哥哥招过你吗?”

“怎样突然问起这个事?任静想知晓我哥在何处?”

“我相信任静做那样子多事情,就是为了找出你哥,她对我***玉坠无比关心,另外,她说她有陆氏谋害陈局长的证据。”

“我敢肯定,任静没有陆氏任何证据,她是想利用你。”

“我也是这么想的,对了,她好像知晓我亲生爸爸是谁?”贺嘉黎讲道。

陆邈扬了扬嘴边,握住贺嘉黎的手,问津:“你见了任静有什么变化吗?”

“啥啊?”贺嘉黎不明确陆邈说这句话的意义。

“任静是只老狐狸,她不相信任何人,她会暗中打听,她不会把老底告诉你的,会将计就计利用你。”

贺嘉黎也感觉到了,任静没有一句真实的话。

“陆邈,你说,我是黄颖女儿的信息,在网络传了一周,如果我亲生爸爸还活着,怎样没来找我呢?”

“呵呵……”陆邈笑了,点了一下子贺嘉黎的额头,讲道:“你觉得谁都那样子无聊,盯着八卦看啊。”

“怎么不会看,现在网络这样发达。”

陆邈讲道:“现在咱们要做的呢?就是好好享受一下子咱们的光阴,别的事情,既来之则安之。”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