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生生恋

更新时间:2021-08-02 11:59:51

生生恋 连载中

生生恋

来源:落初 作者:以又书 分类:言情 主角:孙与黎花明轩 人气:

经典小说《生生恋》由以又书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孙与黎花明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样,你就可以救我了。”一朝穿越遇良人。嫁衣似火,她如愿嫁了他,大婚当日,她看着自己爹被斩,看着他和她情深意长,她凄然一笑,只听得他说“与黎,你只是计划的一部分。”那晚,她瞪大双眼“为什么?我本可以不死!为什么我还是要死!”他望着她眼里充满了深情,“对不起,与黎,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回来。”再次穿越,这次一朝穿越为阉人。日日夜夜伴君身边,就是苍雨泽难得招个妃还有带上她去,难不成这皇帝还有龙阳之癖?!再见花明轩,他是苍擎国叱咤风云的宰相,正是靠着拿下她爹上位。现在她穿越成花明轩的弟弟,只是花明轩看着她的眼神竟是,深情。难道花明轩有恋弟情节?二嫁时,她是苍擎国的后,花明轩“与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笑“因为我爱他。”大婚之夜,她看着苍雨泽面色惨白倒在床榻上“与黎,你终究是这么做了。”她说“我们就此结束吧。”两年后,她嫁人了。只是《十年》里的花明轩,《再见》里的苍雨泽,孙与黎,你真的忘了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明轩满头黑线,无奈地看着一会儿往左偏一会儿往右偏的孙与黎,他想他应该知道什么叫闪了。

去虚逸谷的路途不算太远,当孙与黎一觉醒来时已经到了虚逸谷了。

“谷逸虚。。。。。。”刚睡醒的孙与黎一下马车就看到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刻在透明的汉白玉石上。

“是虚逸谷。”花明轩一字一句的纠正。

“啊,对对对。我忘了,在这里字要从右往左读,一时没反应过来哈哈。”孙与黎尴尬地摸摸后脑勺。

“哈哈,这位就是与黎了吧,与黎,在这儿过得还习惯吗?”孙与黎这才注意到一个穿着白色袍子的白胡子老人,孙与黎好像看到他头上顶着两个字“神仙”。他说在这儿过得还习惯吗?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知道她不是这里的人?“与黎,师傅在问你话呢,快回答。”一旁的花明轩看到孙与黎又在愣神,就推了她一下。

“啊?哦!嗯!”孙与黎一连说了三个字,然后连忙扯过神仙“哇!爷爷,你真的是神仙吗?”

“呵呵,与黎觉得呢?”神仙很神仙范儿地摸了一把胡子,看得小与黎眼睛发光,真的是神仙啊。

“那神仙爷爷,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啊?”

“回家?这里不就是你家吗?”

“我说的是我原来的家,有爸爸妈***那个家。”孙与黎压低嗓音生怕别人听到,不知道是不是受孙与黎感染,神仙也跟着压低嗓音“这里就是你的家,你以后就好好待在这儿吧,那里你回不去啦。。。。。。”

“什么?!”孙与黎大叫一声,神仙立马捂住她的嘴“嘘嘘嘘,小声点儿,这是秘密。”

“可是,可是我想回家啊。”

“这里不好吗?有明轩在。”神仙高深莫测地看着她。

“好是好,可是。。。。。。”

“好啦,既来之则安之。”神仙第三次地摸了一把胡子,“对了,以后要叫我师傅,你也可以叫我逸虚师傅。”

“你叫逸虚啊?那为什么不叫逸虚谷叫虚逸谷啊?”

“咳咳,因为为师低调。”第四次摸了一把胡子。

“是吗。。。。。。”孙与黎决定不再理他,牵了花明轩就往里走。

他们两个一前一后,孙与黎俨然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之势,看到什么都稀奇,花明轩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后面。只见得那谷中俨然被笼罩在一片树海中,参天的古树均向上做聚拢状,完全把整个古笼罩起来。一弯清泉慢慢在两边流淌开来,孙与黎往前走着,看到两湾清泉又汇聚在一起,继而向上形成一个水柱向着天上喷洒,孙与黎不禁惊叹道这里居然会有喷泉。花明轩看着她瞪大双眼的惊叹样,不觉轻笑,上前拉了她往左走,只道是前方还有更美的景致。一路上时有小松鼠从树间穿梭,一开始孙与黎还有些惊慌,这还是她第一次真实地看到松鼠,没过多久就习以为常了。他们又往前走了一会儿,一个水帘呈现在眼前,“花果山水帘洞?!”孙与黎脱口道。

“啊?”花明轩对这个突然冒出的词再一次感到新奇,不过这个名字好像的确挺符合这个瀑布的,远比它原来的“逸虚瀑布”听起来好多了。

“明轩,明轩,里面是不是有个洞啊,然后住着美猴王?”孙与黎看着眼前气势如虹的瀑布,心想着这定是那花果山水帘洞了。

“什么是美猴王?”花明轩感到自己越来越跟不上孙与黎的节奏了,说一个他不懂一个。

“额,就是猴子啦,猴子。”

“猴子?那里应该没有猴子吧,猴子山在右边。”说着花明轩向右边指了一下。孙与黎一听猴子山又来了劲,直嚷着叫花明轩带她去猴子山。还没到猴子山早就听得一声声猴子叫,好不热闹。“逸虚猴子山”孙与黎看着牌子上写着的五个字不觉嘴角一抽,那个叫逸虚的老头子偏偏给谷取名叫虚逸谷,其他地方不管是树、瀑布还是猴子山,就连路上的石板都冠名逸虚,这,还真是低调。“明轩啊,为什么我感觉你对虚逸谷这么熟悉?”

“路上都有指明道路的方向标,而且我的方向感一向很好。”

两个人转了一个下午差不多把虚逸谷全部逛了个遍,只道是谷内时有缠枝藤萝紫花盛开,使人恍如在藤萝架下观戏,观完这出看那出。外加古木参天,怪石林立,环山衔水,亭台楼榭,廊回路转,再往深处走去更是别有一番洞天。他们穿过芭蕉林,眼前一个竹屋展现出来,“逸虚的小竹屋们。。。。。。”两个人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师傅说,以后这就是你的住处,我的就是左边那个。”花明轩边交代着边拎着行李帮孙与黎收拾起来。

“哟,有新邻居啦。”一个清亮的声音传了进来,孙与黎正和花明轩铺着床铺,抬眼望去门外悠闲地站着一个身穿白袍,约莫十四五岁的少年,他逆光站在门边,在孙与黎看来他和花明轩的相貌不分上下,只是眼前的男子更显得几分阳刚之气。

“嗯,我叫花明轩。”“我叫孙与黎。”

“我叫苍雨泽。”说着他和花明轩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孙与黎“我就住在你们旁边,有事多关照。”说着笑着踏出门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