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谁家王妃拽上天

更新时间:2021-01-26 07:16:25

谁家王妃拽上天 连载中

谁家王妃拽上天

来源:落初 作者:枣泥方糕 分类:言情 主角:李承晏太妃 人气:

完结小说《谁家王妃拽上天》是枣泥方糕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承晏太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本文男女主双洁女强,一对一】原主人是富阳县羊肠村人,因偷盗李承晏银钱与其结仇,郑悠然穿越而来,二人开始了相爱相杀的故事。【情节一】也是合该出事,三个茅厕,偏偏他选了这个门不结实的。之前俩醉汉打架,把门踹坏。伙计还没请人修,只在门上钉了写字的木板提醒。木板又偏被耗子咬了,被风一吹,掉隔壁茅坑里了。且说小偷一头撞进去,双手胡乱一抓,便抹黑了李承晏白净如雪的脸。“咚咚咚”几声,荷包被甩进隔壁茅坑。这小偷正是正主。正主虽不会功夫,身体甚为灵活,堪堪站稳,一低头,看见了不该看见的……“哎呦喂,我眼要瞎了。”【情节二】李承晏突然明媚一笑,似湖光山色远映烟霞,像桃花盛开簇簇争枝头,没由来盈盈点点春愁散,恰似这十里荷花满目风,管它滴滴芭蕉三分秋雨慢,凭依着白雪铺就红梅腮。&nbs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既然梨花宫只收容颜姣好的,今天在大牢之中也只有奴婢春杏和李承晏主仆二人符合条件了。

“师父,你是怎么听出人的美丑的?又是怎么知道美人一定是梨花宫的?”他不在现场,即便耳力好,也听不出人美丑吧!难不成有“听音识美人”的功夫?

“这个,”豁牙牛天师本想着转移她的注意力,没想到暴露了自己,“我打小就会,闭眼一听就知道来人美丑。”打死也不能告诉郑悠然,他已经丢了一件宝贝,可不能再让这丫头频频占便宜。

说出去,他堂堂天机门掌门的老脸往哪搁?

“其实吧,不知道你信不信,我小时候去坟圈子里玩耍,烧了三天三夜。那叫一个惊天地,泣鬼神,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豁牙牛天师说得眉飞色舞、唾沫星子肆飞,“我娘差点儿哭瞎了眼,我爹求神拜佛不分昼夜,因为给我抓药,差点儿让狼叨了去……”

“老头儿,我突然觉得害怕!”郑悠然打断豁牙牛天师,神色认真地盯着他。她得唬唬这黑老头儿,她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何况,撒谎扯皮这事,她无师自通,打小就会。

“你,你怕啥?”他被盯得头皮发麻,这丫头小小年纪,眼神挺吓人。

“我怕我没福气白得了这块玉佩。”郑悠然威胁道,“想我孤身一人来到这里,没个武艺傍身,又没有一技之长,若被坏人发现带了这么个好东西,轻则被人打伤,重则丢了性命。即便没遇到坏人,吃没的吃,穿没的穿,当玉佩吧,对不起师父,不当吧,只能饿死……”

一边嚎一边拿手擦眼,她哭得很是费劲,话说到一半停下来,容她喘口气儿再接着嚎。

“你说得也太……”豁牙牛天师眉头抖了几抖,再说哭得实在忒假,他都看不过去。

“所谓财不露白,我还是还给师父吧!”郑悠然拿出玉佩来,紧紧攥在手里,作势要还给他,“以后我不再是天机门弟子,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您永远是我师父。以后每逢初一十五,我会在羊肠村给您老烧香的。”

豁牙牛天师的胡子都要气歪了,指着郑悠然跺脚:“我还没死呢!”说完又唉声叹气、捶足顿胸。

生气?不存在的!他也活了一把年纪,这点小把戏于他不过隔靴搔痒。

他是真的喜欢跟这小丫头斗嘴,其乐无穷哟!

“除了给师父烧香,我也会给天机门立个牌位,好好供起来。”嗯,这是什么道理?

“将来天机门倒了,怕也没人记得它了。它活了数百年也没什么人记着,也是不容易。好歹我也入门一日,我与它也是有机缘的……”

天机门创派人的棺材板怕是要压不住了!

天灵山上一处古朴的院落,大门上挂着“天机门”三个遒劲有力大字的牌匾发出声声哀嚎,它居然被人咒死?

豁牙牛天师一头黑线……

“我那未曾谋面的同门,我也无缘得见。我也替他立个牌位吧,让他与你们一道享受香火。”

遥远的天灵山上,某位正在晒太阳的小小少年突然打了个狠狠的喷嚏,又睡死过去。

越说越离谱,黑老头的胡子这回是真要气歪了。

“还有我师祖……”

豁牙牛天师抬头忍住眼泪,打断郑悠然的胡搅蛮缠:“我告诉你便是了,不要打扰师祖他老人家休息!”

“不是骗人?”

“骗鬼也不敢骗你呀!”

“我不单要知道……”

“是是是,为师的还得传授给你。”

“我很笨的。如果学不会,会给师父您丢脸的。”

“包教包会,童叟无欺!”豁牙牛天师咬牙切齿,他一点儿退路都没有了。

这两日,他好委屈,好委屈。

“你心里想句话,不管是什么,待我念完咒语,你就会了。”老头儿教得极认真,嘴里念念有词,念了足有半个时辰,念完后擦了额头的汗,“好了。”

“师父,这咒有名字么?”她多了一项可以吹牛的本事啊!

“当时那人也未告诉我。要不你取个名字?”

“这……”

豁牙牛天师本以为郑悠然会推辞,不想她脸皮厚啊,只听她道“那就叫‘窥骨咒’好了”,心思一动,窥人容貌,心下觉得这名字挺好,嘴硬不说:“你喜欢就好。”又十分好奇她想的咒语,于是又问:“你才想的什么咒语?”那时他也才八九岁,第一次学咒语,之后便鬼使神差地进了天机门,如今……

“豁牙。”啥?可能这丫头喜欢他的豁牙!

“咱天机门虽说授业主要是口口相传,师父认了便成的。只是你这咒语也太……”豁牙牛天师捻着胡子,一副严厉的模样。

“以后我所有的咒语都是‘豁牙’”,郑悠然极认真郑重的神色,让他差点儿崩不住。

妖星果然是妖星啊,从不按常理出牌!

不按常理出牌的,此时此刻还有李承晏。

一医馆前,人来人往,秦大人小妾岳姨娘的奴婢春杏刚抓药出来,被一人高马大的英俊男子“不小心”撞了一下,柳眉倒竖:“这位公子出门许是忘了啥东西?”

言外之意是他忘了带眼睛?撞人的是李明,嘴角一抽,他遇上的都是牙尖嘴利的:“姑娘莫怪。敢问姑娘,富阳县可有梨花酒卖?”说完暗暗出示腰牌。

春杏随即面色一变,不答话快步离开,兜兜转转地不过两刻钟来到城郊茶亭,果见李承晏主仆二人,忙过去施礼:“春杏见过少主,见过大护法。”昨天是岳姨娘让她助此二人,难道岳姨娘也是梨花宫的人么?若不是李明出示腰牌,她都不知二人的真实身份。

李承晏面色无波:“事情查得如何?”

“回少主,”春杏恭敬道,“春桃确是被那连环案犯所害。属下悄悄查验过,一刀毙命。”

“是谁助她逃离梨花宫可查到了?”李明神色一暗,能将梨花宫春字辈的人一刀毙命的绝非泛泛之辈。

春杏正要回话,不想李承晏吩咐道“你先办别的事”,忙应声:“是。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三日后,我要那黑丫头白一些……”

李明扶额,说要报仇的,怎么变报恩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