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

更新时间:2021-01-26 07:21:44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 已完结

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

来源:落初 作者:旧瓷瓶儿 分类:言情 主角:袁静姝袁 人气:

火爆新书《宠妻日常:公子快到碗里来》是旧瓷瓶儿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袁静姝袁,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成古代克夫女,静姝表示很忧伤前有恶毒后母,后有凶残继妹,名声又那么差,让人怎么活幸好快刀斩乱麻,及时搬出了那个家开早餐铺子,做点心,厨艺在手,银子大把的赚还有那个一直默默在我身边的公子,我愿意为你洗手做羹汤,安安稳稳过日子~。大家可以放心跳坑,已经签约,绝对不会断更!6月17号上架,当天暴更4章,撒泼打滚求订阅~么么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思哥儿,别害我,我不说就是了,谁不知道我爹疼你如亲子,你要是去说我定要进那活地狱了。”沈万哀嚎一声,白面皮儿皱出了折,活像一个白面包子,眼睛转了转,撞了撞薄九思的肩膀道:“不开玩笑了,你来元和街干什么?康定街到这可不近呢。”

薄九思不知想到了什么,淡笑着道:“自然是对你甚是思念,想调到元和街来陪你。”

沈万扭头震惊的看着薄九思,单手捂着胸口,呐呐道:“兄弟,我真的是开玩笑的,你可别当真啊,老子明明白白喜欢的是女子啊。”

一句又弄得薄九思黑了脸,用手肘用力锤来沈万勾肩搭背的手,径直向衙门走去。

“啧啧啧,真无趣,连玩笑都开不得了,成日里像个冰块似的,这样子怎么能讨小娘子的喜欢……”沈万嘟囔着摇摇头,又想到不讨女人喜欢难道讨男人喜欢?顿时觉得一阵恶寒。

静姝打扫了一个早上,才将三间房间简单的打扫了一遍,早上没吃饭,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摸了摸装着三十五个铜板的荷包,静姝咬了咬牙,揣着荷包上了元和街。

元和街是一条极热闹的街道,这一片与康定街一样,都住着些平民百姓,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其繁华,街道两旁各种店铺酒肆比比皆是,三三两两的小摊更是数不胜数。

静姝挑了个看起来干净些的面摊坐下来,店主是个膀大腰圆的大叔,笑的极和气道:“小姑娘想吃点什么?我这的云香面是元和街有名的。”

静姝一下子感受到他的热情,也笑着道:“那就麻烦老板上碗云香面吧。”

大叔动作利落的下了面和云香,没一会儿就熟了,配上咸菜和青菜端上了桌,静姝看了一下,碗不大,她也能全部吃完,有六个云香,吃了口云香,入口鲜美,虽然只有一点点肉馅,却吃得她感觉幸福起来,埋头大口的吃起来,不一会儿就吃完了整碗云香面。

一碗面十文钱,静姝付了钱,也不急着走,坐在凳子上笑着问:“老板,你这云香面做的真好吃,果然元和街有名的就是不一样,吃得我舌头都香下去。”

这时候不是饭点,老板也极清闲,见小姑娘喜欢他的面,也很高兴,端了碗粗茶给静姝,抹着汗坐下来道:“小姑娘就是嘴甜,你要是喜欢,日后天天来吃就是了,这面做的好吃就是要肯用好料,我开着摊子十几年,从来都是用最新鲜的料,放最足的料的。”

静姝见老板来了谈Xing,心里想着正好自己也有想问的,就继续问道:“老板做的怎么好吃,生意定是不错吧。”

“生意嘛,还过得去,都是街里街坊的照顾我。”老板呵呵一笑,虽然没有明说,却极得意。

静姝心下了然,又道:“老板,不瞒您说,我也是刚到京城,人生地不熟的,您住了几十年,定是比我知道的多,我想问问这京城那日有卖炊饭的,我是南方人,来了京城实在想的紧,可是就是找不到卖的地方。”

“炊饭?炊饭不就是自己拿米火上蒸吗?你要是想吃,自己做就是了,何必去买呢?”老板想了一会道。

静姝心道炊饭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啦,听老板的意思京城是没有喽,她的家乡原来是海边是一座城市,三面环山,一面临海,在古时是极蛮荒困苦的地方,经常有犯了罪的官员流放到那里,想来这京城是没有她家乡的小吃的,静姝笑的眼睛眯起来,看来她找到了商机。

静姝起身与老板告别,又将元和街逛了个遍,买了一口锅,一斤米,两幅碗筷,一捆柴,都捡着便宜的买,花完了荷包里是二十五文钱就回了家。

静姝回了家,把上午没做完的打扫晚,趁着日头好又将自己所有的衣服晒在了院子里。做完这些,她又去灶间把火生起来,烧热锅开水用来喝和洗漱,舀了一小半碗的米泡着,准备晚上做粥喝。

做完了这些,静姝闲来无事,搬了个小板凳坐到了院子的桃树下,午后起了风,风吹过树叶,发出轻微的哗哗的声音,静姝闭上眼,轻轻地靠在树干上,这是第一次,在这异世,她孤身一人,觉得如此安定与平静。

静姝摸了摸胸口的白玉坠子,今天午时出去,因为心里存着事,她去买米时特地问了其他粮食的价格,糯米是二十文钱一升,一升米大约一斤半,普通的白米十二文钱一升,粟米也就是黄米,便宜些,七文一升,红豆绿豆薏米等价格比较高些,可能是因为种植的较少,当然也有便宜的玉米面和碎米。

她还去问了几样自己要用的食材的价格,干香菇是三十五文一斤,腌萝卜五文钱一斤,油条一文钱两根,虾皮十二文一斤,五花肉十六文一斤……

将这些物价都想了一遍,静姝又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白玉坠子,她前世是江南沿海人,就是那个说出去别人一听觉得全是暴发户的地方,她以前是个宅女,平时很少出门,没什么手艺可以在这异世谋生,但是对自己家乡的美食和小吃倒是会做的,这京城似乎也没有相似的,所以她准备在沿街的那间屋子里卖些家乡的吃食。

既然准备做生意,自然要考虑成本和装修的,静姝根本没想过装修,因为那件房子里面很完好,场地也够大,现在只要买些桌椅碗筷就行了。

可是卖食材和桌椅碗筷的钱从哪里来,静姝捏了捏身上的荷包,里面自然是没有一文钱了,她叹了一口气,虽然当初执意和袁家脱离关系她更多的是冲动,似乎有孤注一掷的打算,可是她后悔吗?她一点儿也不后悔,现在的情况已经比预想的好多了,她有房子,不用露宿街头,她原来还准备找个包吃包住的工作呢。

静姝是个乐观的人,顿时觉得自己现在该满足一点,取下了脖子上的白玉坠子,摸了摸上面雕刻的极精巧的玉簪花,静姝咬了咬牙想:明天只能先去当掉了,希望能有个好价钱。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