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妖娆凤华

更新时间:2021-01-28 16:01:30

妖娆凤华 已完结

妖娆凤华

来源:落初 作者:瞬里 分类:言情 主角:沈梦初沈姑娘 人气:

《妖娆凤华》作者:瞬里,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沈梦初沈姑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前朝束身自好的乐伎,未料乱世涉离,辗转新朝;华年初见,他拯她于水火,却不知是幸的开始?还是劫的轮回?命运于她翻云覆雨,恣意欺凌,吓退竹马,逼死守护者,甚至曾经视为知己的昔日姐妹也一一相弃;披尽一路霜华,零丁漂泊,终不悔初心,一枝占尽妖娆!推荐新开作品《杠上金牌老公:甜妻宠上天》。欢迎加群36685981,可交流,可意见~~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数日后。婉宁皇后的千秋节。

这一日的天气极好,一泓碧蓝,没有一丝儿云彩,阳光带着几分微暖明晃晃地洒下来,照得殿宇飞檐与琉璃华瓦也是一片熠熠光辉,的确有着吉日的兆头。

长秋宫里,各宫妃嫔、昭仪、贵人、常在的都来了,一个个打扮得花团锦簇,赶着来献礼庆贺。先不管这些人私怀的是真心假意,众人难得凑在一处,倒也显得十分热闹,一时间多少冲淡了良久以来笼罩在皇宫上空的清冷与低靡之气。

若在往年,皇后千秋节受庆贺礼的地方是在合康殿,等于是内廷的小礼堂,千秋节赐宴,是要举行盛大的宴会和乐舞表演,宴乐的氛围浓厚,往往是歌舞翩跹,百戏盛陈,蔚为壮观。

然而今非昔彼,朝野动荡不安,宴会也难成规模,稍微有心的人都是一腔热血关注在国之情势上,哪里顾得上这等无关大局的事情?

云若皇帝不忍冷落婉宁皇后,便将受礼赐宴设在了长秋宫。他能为婉宁皇后办一场寿宴,已是尽力,不过寻常后宫内宴,他亦无瑕亲自到场,仅安排了几出戏文、乐舞表演和戌时的烟花会。

长秋宫正殿的宝座之上端坐着婉宁皇后,珠冠凤裳,碧玉垂珠,一身绛红色凤衣,气度甚是雍容沉静,只眉目间不见喜色。她是不主张设宴的,云若皇帝忧戚国难,她亦感同身受,哪还有这般心情赏乐听戏?奈何他拳拳心意,她惟有顺从。

依次坐着的妃嫔、昭仪等人,远远望去,端地是嫩脸修蛾,淡匀轻扫,神色却各个地是娇目飞喜。这也难怪,宫中许久没有举办这样的节目了。

宫门外的戏台上正唱着《望江亭》,唱到了“谭记儿扮作渔妇卖鱼,在望江亭上灌醉杨衙内及其随从,将势剑金牌窃走”一幕。

妃嫔中有的身子端坐着,却拿眼觑着其他妃子的脂粉衣裳,想要比出个子丑寅卯来;有的则象是被一旁的紫金大鼎里焚着馥郁绵软的香料勾得身子骨酥酥的,美目蒙眬,神色极是慵懒,指上三寸的银壳镶珐琅护甲在搭手上轻轻叩着拍子。

内教坊后院静悄悄的,乐伎们都赶去教习部,正为酉时的登台表演做着准备;剩下四个躲在房间里,或坐着或倚着,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其中一个对着铜镜在细细描眉。

那描眉的女子正是戚岫影,她连着擦了几次,总是画不满意。

坐在一旁的女子有一个先是熬不住了,催道:“岫影,我们快些吧!赶着出去同她们再练上一遍。”

戚岫影手上倒是停下来,只不过是在仔细瞧着右边的眉毛,似乎仍觉着不好,再次擦掉。她有些不耐烦:“要出去你出去!跳过几百回的东西了,还用得着紧张?”

“青羽,耐心等会儿吧!总不会跳错的。”说话的女子叫做云笙,在四人中年龄稍长,芳龄二十,容貌很是端丽温婉。

杜青羽只得再次坐下,眉头微拧着,不再作声。

戚岫影终于画好了,将手中画眉墨往梳妆台上一掷,说道:“真是耗费力气!费了我小半个黛块。”说话时她樱唇微翘,眼色微恼,竟说不出的妩媚与明艳。

“那是你挑剔,我看你第一次画得就挺好。”云笙打趣她。

戚岫影撇撇嘴,也不搭腔,轻移裙裾,朝倚在榻上逗弄小猫玩的女子走去:“梦初,快把你的猫儿抱走,让我歇会儿松松身子骨。”

阳光穿透纱橱,一束一束地投射在沈梦初的身上,将她白皙绝美的娇容照出了半透明且粉嫩的色泽。她低头不语,略略抬眼斜觑着她,说道:“底下不有都是地方?挤在那儿吧!”

戚岫影伸出玉指指着她的鼻尖,笑骂道:“你们快听听她说的是什么话?一只猫在她这里倒要比我这么个美人儿还金贵!”

惹得云笙和杜青羽笑成一团。

沈梦初叹道:“你知道什么!若是云都有一日乱起来,哪还会有它这么舒坦的时候?”

“真要乱起来,我们比它不是更可怜?”戚岫影话跟得急促,有时候她真搞不懂梦初脑袋里塞的是哪门子逻辑。

云笙一向乐观,说道:“真有那一天,我们就一起逃出宫去,重新过回我们的‘逍遥日子’去。”

“逍遥日子……”杜青羽低声重复着,脸上却是无精打采,那种日子她们心里再清楚不过,不免露出伤感之语:“要真流落宫外,还不知是怎样一副情形呢。”

戚岫影道:“以舞事人的生活我是腻烦了,不过也没想着要离开这金碧辉煌的紫禁城。”

云笙戳她脑袋:“天天抱怨个不停,这会儿偏又说不想离开,究竟是哪般嘛?”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戚岫影回敬道。

一句点醒了云笙,不由啐道:“呸!你那是黄梁一梦!”

两人一旁吵得正酣,杜青羽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整个人沉在忧愁里,一时转不过来,自顾自地问着:“云笙,你说到底哪一边胜算更大?”

她忧心的是时局这场战乱,历时三年,至今未分轩轾。

这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有两大交战势力,一面是代表云若皇帝的朝廷兵力,一面是明澈王统率下的澈军。

两军首领本是亲兄弟。云若皇帝明元为先皇嫡子,是落云王朝的第二任皇帝,生Xing柔弱仁慈;明澈王则是先皇五子,为偏妃所生,文韬武略,曾是先皇属意的太子人选,无奈出身遭大臣反对,遂被封地边镜重镇,久而久之,造成一方独大的局面。

长久以来,倒也相安无事,明澈分踞重地也无伤手足之情,战端是由明元削减其势力而引发的,明澈便以清君侧之名,武力起兵,大战官军。

一战三年,时局尚不明朗,南祁国的百姓苦不堪言,皆是默默祈祷战乱尽早结束。

“这个……”云笙挠头,“我倒宁愿云若皇帝完胜,毕竟他在百姓眼中是一个仁政爱民的好皇帝,对婉宁皇后的情深似海,也足能说明他是一心无二的谦谦君子。”

不提还好,一提戚岫影更是撇嘴:“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白白可惜了佳丽无数。”她这话,有几分颇为后宫佳丽鸣不平的意味,更多的是在哀叹自己的怀才不遇。

云笙假装没听见,转头看向沈梦初,她正慢条斯理地梳理着小猫身上柔顺的白色绒毛,“梦初,你怎么看?”

“成王败寇,也是无关。”沈梦初语调悠然。

云笙忙止住她,正色道:“别胡说,当心落他人口实。”

沈梦初笑她:“你怕的什么?不过一句事实。我一介女流,既不能上阵杀敌,也不会济世救国,殊死争夺,左不过还是他明家的天下。我惟一的心愿也只是凡夫之愿——希望我们四人能够安安稳稳地永远在一起。”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