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竹马别跑,我是青梅啦

更新时间:2021-09-17 03:20:00

竹马别跑,我是青梅啦 连载中

竹马别跑,我是青梅啦

来源:落初 作者:袁大妞 分类:言情 主角:沈花锦沈 人气:

主角是沈花锦沈的小说《竹马别跑,我是青梅啦》此文是袁大妞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沈花锦这辈子是和林儒风杠上了,青梅竹马幸福个屁嘞,从指腹为婚开始,沈花锦就没一天自由过。  绞着手指头戳林儒风的头当惯了大姐大,慢慢觉得天天碎碎念林儒风的日子也蛮不错,  可林儒风竟然追着别家的姑娘跑了,臭小子,流着鼻涕说娶我的话,可不是儿戏呐!  去你妹的两小无嫌猜,长大之后怎么这么复杂,不管啦,林儒风,我就是要揪着你的耳朵叫你回家吃饭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秀气的穿着雪白袜子的小小脚丫够不到地板,在半空中摇啊摇,摇啊摇。偏偏小脚丫的主人更随意,随时又会有瓜子壳花生碎之类的东西丢下来,落到地板上,也落到,脚丫上。

“咔嘣,又一颗瓜子阵亡了。”噗,小嘴一张,就把瓜子壳吐了出去。咦,一片瓜子壳黏到了袜子上,弯下腰,小手一弹,把瓜子壳弹飞,两只小脚丫也缩上椅子,从背后看,椅子上只剩上半身的一个人影。幸亏这是白天,要不,半身人还蛮吓人的。

不过,他林儒风不怕啦。那是沈花锦,未来媳妇呐。但是,媳妇是什么呢,嗯嗯,想不明白,有点苦恼,林儒风皱着小脸在被窝里思索着。

“你在做什么呐”。小小Nai娃的声音传过来。沈花锦头也不回:“做先生留的功课”。

“做完了要做什么呐”。小小Nai娃继续干扰沈花锦。

“做完了就可以去和少白哥哥学功夫了呀。沈花锦努力的写写写,写写写,恨不得把纸写穿以证明自己有多用功。

“功夫”床里的小小娃儿的眼睛亮起来,小手撑起上半身趴起来,对着沈花锦的方向摇摇喊着:“功夫,我也要去,带我去吧,阿花”。可是功夫是什么呢,小小娃儿又皱起小脸思考起来。

不堪干扰的沈花锦啪的一下把书合起来,迅速冲到床上,窝在林儒风的对面,指着书封面上的字:“林儒风,这就是书啦,要念的是书里的字,就是功课,读书是为了通晓事理,做一个有浩然正气的人,习武是为了保护喜欢的人,耍刀弄剑,行云流水一般的让人看起来很潇洒,至于你,哼,再长几年才能行,你看你,吹了吹风,就病倒,要在屋子里养病,我不能带你去习武啦”。呼,长舒气好舒服,她好累哦,一口气把这几日学的成语句子都连在一起,说成一句话,好辛苦。

“还有,不许叫我阿花,阿花是阿猫阿狗的意思咩,人家叫花锦,爹爹说是花开繁锦的意思嘛”。小小女娃撅着嘴,不开心被起了新花名,还如此的不雅。

“那叫你花花好啦,花花,花花,花花”。Nai声Nai气的声音融化了沈花锦的小脾气,“随你高兴吧,不许和Nai娘她们说我先走了”,揉了一把林儒风的头发,“乖啦,等你在长大一些,姐姐带你去习武,这样你的身体会好起来,不会这么容易就病啦”。不等林儒风回答,沈花锦就溜到门口,瞄瞄左右无人,迅速落跑嘞。走之前还不忘把门窗关好,以免吹进房间的风会让林儒风受寒,再次病倒。

时间的流逝只有在小孩子的身上看的最清楚。仿佛昨天还在襁褓中的婴儿,一转眼,小不点的小娃子就可以满地乱跑。这点上,从咚咚咚跑过来的林儒风身上,看的最清楚。“大叔,你看见花花了么”,林儒风已然长成了沈花锦的小尾巴。

“吼,大风呀,花花她刚才还在前院帮着祥叔浇花呢,你去看看吧”。被唤作大叔的林家管家乐呵呵的看着林儒风跑远的小背影对着身侧树荫后面的沈花锦道:“花花快出来吧,大风少爷去前院啦,你快从侧门溜走回家吧”。

彼时的沈花锦已经是小小淑女的样子,不是那个穿着脏泥巴靴子的小Nai娃。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江山易改,本Xing难移,牛牵到哪儿都还是牛,默默温习这两句谚语的沈花锦从树荫后面站出来,抹掉粘在头发上的枯叶,对林家管家扶了扶身,娇声笑道“谢大叔,咱大恩不言谢。青山常在,绿水长流,咱后会有期”。从这几句话上就能看出,七岁的小花锦最近看的话本是江湖史记啦。小女娃往侧门跑的同时还不忘把事情在交代一下,“林叔,待会儿儒风追回来,还得再拦一下啦,那小子跑起来一下下就抓到我啦”。

在昌西路,人们最常见的是,林家小公子林儒风和沈家小姐沈花锦你追我跑的游戏。上一刻,沈家小姐悄声跑过去,顺道对看见她的人比划着噤声的手势,东瞧西望的找地方躲起来。下一刻,林家小公子就循着沈花锦的足迹追过来,问路人甲乙丙丁,沈花锦的行踪。这样的你追我赶,实在是有趣的紧呐。

沈家主母沈璧君把茶杯放下,对着林家夫人道:“后天是礼佛的日子,我们带着孩子们去山上玩儿吧”。说完,沈家主母沈璧君的大眼睛眨啊眨的望着对面林大风的娘亲,林夫人。林夫人道:“就知道你,在家闷久了,肯定是想找个乐子,也好,两日的时间也够收拾行李了”。林夫人轻声慢语的赞同了沈家主母的提议,继续道:“这回你打的是什么鬼主意呐,上次带孩子们出门秋游,回来花花病了几天,说是被蛇吓的,这回还要带孩子们看野生凶猛的动物么”。

沈家主母抽出别在袖口的锦帕试了试鼻子,假装抽噎:“林姐姐尽说笑话,我再怎么贪玩,花花也是我的亲骨肉呐,我怎么忍心让花花以身试险呢。长在闺门中的你不知道外面世界的险恶,稍微带一点毒的动物咬一口,都会致人死地的。你看,上次见了小蛇,还不是儒风,用条小木棍把蛇拨开,救了只会尖叫的花锦嘛”。

林家夫人带笑的插嘴:“说到儒风和花花,你看,他们俩这么追来逐去,好一对青梅竹马呐”。

说到花花,沈家主母沈花锦的娘亲可有话说了:“林姐姐,就说这娃娃亲定的好,等到他们在大一点就知道了,相爱的人呐,肯定是要磨合的,哪有一对眼就天崩地裂的一见钟情,这样的感情是不长久的,只有细水长流才能彼此携手啊”。

林家夫人笑望着沈家主母:“别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啦,你这贪玩儿的个Xing我是知道,现在孩子还小,不知道什么是感情,等他们再大点,如果只有兄妹之情呢,我们也不能逼着他们成亲呀,娃儿们的爹爹对我们都没提前知会他们一下就给娃娃们定了亲很不满呢”。

沈家主母沈璧君颇不文雅的截断林家夫人的话:“知会个屁嘞,我生的娃娃,我说了算,林姐姐,我的亲亲亲家母哟~。”还没说完,沈家主母沈璧君就扑到林家夫人身前,来了个熊抱式的拥抱。而门外,沈花锦和林儒风两颗小脑袋偷偷贴在窗上,偷听到了重要的消息,那就是,要去山上郊游,又有得玩儿咯。

叉着腰,瞪瞪瞪瞪向矮她一头的林儒风,沈花锦企图用气势压倒小男娃,岂料,小男娃的毅力非常人可比的。林儒风抬头对着沈花锦:“为什么不可以同坐一辆车,娘亲和娘娘就坐在一辆车里”。

沈花锦见气势压迫不管用,立马试图换理Xing劝解:“不要就是不要,我车上好多书,好不容易可以出门,干嘛要挤在一起嘛,你坐你的车,我坐我的车,你看,路上我去你的车串门,你还可以来我的车里溜达,不是也挺好的嘛”。

如果林儒风这么容易就被说动了,这几年也不会追着沈花锦跑啦:'对呀,花花,你书多,在路上你可以教我习字呀,前几日先生教我的四书女经我都背了好多耶,路上我可以给你背书来解闷耶“。软软童音的小男娃已经在幻想和花花同坐一辆车,同习一个字的美好场景咯。

垂下手,垮着小脸的沈花锦对林儒风一直都是没招儿的:“那是四书五经,不是四书女经好不好,口吃都说不清,还要给我背书解闷,就怕下车之后,我的夫子会被你气死呢”。又不甘心就这么和林儒风坐一辆车,沈花锦立下规矩:“在车上我是老大,我说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我说不许做什么,就不可以做什么,听明白了么,哼”。冷哼一声奠定她沈花锦是老大的身份,在路上,说什么也要把林儒风给弄到娘娘的车上去,谁要天天面对这个跟屁虫呐,说话又不明白,牙齿也没长齐,一点都没有小时候可爱。

“花花说的我都听”。小小的林儒风为了这个约定拍着小手围着沈花锦转了几圈。沈花锦用食指点着林儒风的额头,“小屁孩,等你长大就知道了,不能随便许愿的,办不到的事情不能随便说哦~”。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站在夕阳下七岁的沈花锦和四岁的林儒风拖着他们长长的影子各回各家,为了即将到来的出游,做准备去啦~。

两小无猜的好处就是,这边的家长准备这个东西,那边的家长准备那个东西,到时候两边一凑,就是一坨坨的好东西,自己不用带的太沉,又可以有丰富的零食和好玩儿的。小小的沈花锦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翘起小腿儿,吊儿郎当的没有女孩子的样子,指挥着小丫头,“那个蜜饯不用带啦,儒风不喜欢吃,那个果肉要带着,”零零碎碎说了一大堆,直到出发之前,沈花锦小女娃才发现,带的太多的东西都是林儒风喜欢吃的,而自己喜欢的反倒没怎么带呢。“没关系拉,”小小沈花锦安慰自己,“我可以和林儒风一起吃呀,到时候不给林儒风吃,让他馋死,”虽然有着小小的坏心思,沈花锦还是舍不得的把自己爱吃的东西放下一大半,准备把更多林儒风喜欢的带上车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