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嫁祸为夫

更新时间:2021-09-17 03:24:40

嫁祸为夫 连载中

嫁祸为夫

来源:落初 作者:Z金 分类:言情 主角:赵宸府 人气:

新书《嫁祸为夫》全文在线阅读,作者Z金,主角赵宸府,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身为大楚第一祸害,武亲王赵宸很是称职。不仅瘸着腿将京城搅闹的鸡犬不宁。还盯上了牢里那位神神秘秘的顶尖名角儿。然而,朝夕相处过后她却发现,对方的马甲竟越掉越离谱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府安顿好孟雍后,赵宸吩咐了几句便钻进了暖阁中。

一个时辰后,叩门声响起,门自外被推开,江赫同探头进来小心打量着。

“放心,就本王自己。”赵宸笑着将温好的酒斟进杯盏。

他这才走进,放下手上的包袱道:“东西都在这了,您快着点看。”

“不急,先暖暖身子。”

他灌了口酒,这才稍稍放松些:“让您见笑了。”

赵宸浑不在意的一摆手:“没事没事,一回生两回熟嘛。”

“老实说,要不是仵作验出了死因,下官这回都不敢,更别说——”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赵宸笑眯眯地取出包袱中的东西,边看边随口说:“你都乖了半辈子了,再不做点出格的事,岂不白活了?”

江赫同苦笑摇头,将案卷和证物拿给涉案的人查看,哪是出格这么简单?

可要是请不走孟雍,太后怪罪下来,他同样讨不了好,既然左右都是死路,还不如另辟蹊径拼一次。

赵宸忽然似闲聊般问:“本王要是没记错,你做顺天府尹做了十多年了吧?”

“过了今年,正好十六年。”

闻言,她耐人寻味的看了对方一眼:“到现在也没挪动…这么喜欢这个位置?”

“您说笑了,能安稳待着,对下官来说已经是幸事了。”他看了看桌上的证物,“所以像这种冒险的事,下官这辈子也不想做第二次了。”

“你倒是实在。”赵宸扒拉着那堆证物,喋喋道:“日复一日的坐吃等死,混到告老还乡,回家颐养天年…你别说,这样好像也还不错。”

江赫同尴尬的垂低头,想了想才道:“您应该也明白,不是谁都有资格在朝堂上一展抱负,大多数人都和下官一样——”

“人家和你可不一样,背靠大树好乘凉,人家只要等机会往上爬就行了,而你哪方都不靠。”她咧嘴笑了笑:“日子怕是不好过吧?”

被无情戳中要害,江赫同脸上有些挂不住。

他正想说什么,赵宸却忽然问:“你确定所有证物都在这?”

话题转的太快,以至于他半晌才反应过来:“确,确定,下官亲自清查过。”

记忆中闪过一抹玉色,令赵宸心思急转,翠儿的那块贴身玉佩不见了!

是被凶手取走了,还是——

她翻出最下面的案卷,指着其中一页问:“翠儿跟这人通了一年书信?”

江赫同看了看,一脸难为情地说:“这是他的…心上人。”

赵宸想起来,翠儿曾说等唱完今年的场,他就和情郎远走高飞了,不过那时的翠儿还是个巧笑嫣兮的佳人,她也就没多想。

她神色越来越古怪,试探问:“男的?”

“是,下官在空心珠钗中发现了书信。”他翻找了好一会儿,“就是这个,应该是他们定情那封,所以才被藏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山盟海誓,赵宸掩面欲哭无泪。

翠儿是个男人已经够劲爆了,怎么,怎么还是个断袖?

江赫同指着落款继续说:“这个岳珵以前是靖州生员,去年府试落榜后,曾联合同窗来京城搅闹过,此案最先是由下官主审——”

他取出当时的案卷递给赵宸。

后者刚翻了几页,忽然坐直身子:“这是生员状告皇子的那个?”

去年,二十多个生员一齐入京,状告六皇子赵淳,督考期间插手当地府试,收受贿赂暗许功名,以至他们这些寒门尽数落榜。

案子由顺天府负责审查,三审无果后,转交给了大理寺。

同年,大理寺定案称,生员是因落榜而不忿,这才胡乱攀咬六皇子。

最后不仅将这些人都逐出了京城,还夺了他们的功名,并宣告永不录用。

这其中就包括,翠儿的情郎岳珵。

而当时,赵宸则很凑巧的被支出了京城,所以错过了这出好戏。

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赵宸笑问:“应该没案卷上写的这么简单吧?”

江赫同避开她的目光。

对方跟六皇子的旧事,他多少也有些耳闻,实在不想沾染半分。

“皇子案大理寺已经有了定论,下官翻出只是为查证岳珵的身份,您——”

“放心,本王不是记仇的人,六哥当年也是实话实说。”

她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本王确实是因为自己顽劣,这才不小心砸断了腿。”

这话江赫同实在不敢接,只好轻咳着转开话题。

“信是从平阳府发来的,下官已派人前往,很快便能确认岳珵是否还在那儿。”

赵宸想了想:“这些事还有谁知道?”

“只有下官的亲信还有您。”他顿了顿,“您放心,下官虽然会不时做出些无奈的妥协,但也只会限于妥协,不然当初岳珵的案子——”

“的确,你那时没帮着颠倒黑白,你把案子推出去了。”赵宸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不参与也不作梗,算是聪明的选择了!”

江赫同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默默别开头。

“本王倒不是说你错了,时势造人,换作别人未必有你稳。”她悠哉抿了口酒,“不过这么多年,再稳也该腻歪了吧?”

他面上阴晴不定,好一会儿才问:“难道您有心入朝?”

她轻笑摆手,把案卷等归置好,才幽幽道:“人这辈子,总得赌上那么几次,说不准…就翻身了呢?”

等江赫同若有所思的离去后,金算盘才从内室走出。

“这事倒是巧了,居然把六皇子扯进来了,丫头,你错过的机会又回来了。”

“您觉得是巧合?”赵宸笑了:“先不说翠儿的死被栽在我身上,单就是岳珵,好一个送上门来的良机,您觉得我会放过?”

“你的意思是有人布了局?”金算盘不认同的摇头:“岳珵他们状告六皇子是一年前的事,那时你跟翠儿八竿子都打不着,谁会那么早就开始算计?”

“是不是局跳进去就知道了。”她不以为然的说了句,又道:“那什么,我带回来的那个小美人,您受累多帮我盯着点。”

“你少色迷心窍!”金算盘一拍她后脑勺,“这孟雍看着可不是什么简单货色,你当心——”

“您放心,我可不是江赫同,都被人家卖给我了,还傻呵呵的帮人家数钱…”她眨了眨眼睛,“越好看的越会骗人,徒儿记得清楚着呢!”

天色渐暗,草草吃过晚饭后,赵宸便回房睡下。

直到三更时分,连续且细微的声响传来,她才猛地惊醒看向房顶。

“嗒嗒嗒”的脚步声路过她这里,径直向西边掠去。

她稍稍盘算了一瞬,抓起绒裘裹在身上,无声走出房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