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启禀陛下夫人装怂

更新时间:2021-10-14 03:39:29

启禀陛下夫人装怂 连载中

启禀陛下夫人装怂

来源:落初 作者:西母娘娘 分类:言情 主角:王爷韩昭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西母娘娘的原创小说《启禀陛下夫人装怂》,主角王爷韩昭,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世人都传北国的陛下贪婪好战,霸着西凉的商贸,截着南国的水路,大军常年压在蜀国边境,逼得天府人民根本喘不过气....殊不知,他不过是要讨娇妻欢心,给她买西凉的金,南国的缎,报复欺负过她的蜀国皇后而已。某日,肉嘟嘟的糯米团子对着哥哥道,阿爷为什么一打完猎就要去找阿娘?肖似父亲的小皇子面带不屑,阿爷是要阿娘给呼呼,他这个人就这样,对媳妇儿骨头软,打猎蹭破个皮儿都要找阿娘,苦肉计而已。荀域把毕生所学的兵法都用在了重生的戚安宁身上,谁叫他从前弄丢了她,这辈子追妻路漫漫,好不容易到手,骨头软怎么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安宁知道阿姐一时还没办法相信自己,毕竟从前的她实在是太荒唐,可她总会有办法逆转这一切的。

“阿姐,就算到了最后蜀国还是非你不可,你就抓个壮丁睡了,蜀国君上总不至于棒打鸳鸯吧。”凑到她跟前,安宁笑得极坏,想要缓解这种恼人的离愁别绪。

“呸!”脸红到了脖子根儿,安康羞得不行,追着她骂,“你这个坏丫头,亏我还巴巴儿地给你做什么桂花糕,你....你等着,看我捉到你不撕了你的嘴。”

“阿姐舍不得,阿姐也追不上。”

笑着跑了几步,春日里柳絮多,安宁忽然停住,差点儿叫安康撞上她的背。

“谁说我追不上你,嗯?”伸手想要捏她的面颊,这才发现小姑娘脸色有些不大对,“阿宁你怎么了?你可别吓阿姐.....”

见她拧着眉捂住心口,安康一下就慌了神儿,“我…去找太医。”

才转过身就被拉住了,安宁缓缓抬起头,突然做了个鬼脸。

“阿姐,你这样好骗,以后会被姐夫欺负死的。”

“好啊!你又骗我,臭阿宁坏阿宁,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跺了跺脚,安康嗫着唇,似是真的生气了。

赶快道了个歉,安宁满面堆笑,“阿姐我错了,我就是想开个玩笑。”

“阿姐.....”拉着她的袖子不停摇晃,小姑娘声音软糯,撒起娇来的时候特别讨人怜。

“怎么,许你吓唬我,就不许我吓唬你了?”

这才反应过来,戚安宁笑个不停,抱着长姐亲了一口,“阿姐,明日咱们去学堂和阿兄一起听课吧,顺便再看看阿祐。”

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安康不敢叫人看出她的心思,只在妹妹转身后才偷笑了一下。

翌日一早安宁就去了姐姐的柔福宫,看着坐在妆台前的温婉少女,安宁有一瞬间的晃神儿,从前都是阿姐等着自己,不论多久也不会不耐烦,而今等的人换作是自己,她才知道这样的耐心意味着什么。

安康换好衣服出来,伸手在妹妹眼前晃了晃,“怎么,等急了?”

“没有,只是觉得阿姐今天特别好看,担心学堂上那些少年郎瞧上你。”安宁说得认真,倒叫安康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这样是不是有些太明显了。

没给她犹疑的时间,安宁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咱们得快点儿,要是迟到了,裴太傅可就不让进去了。”

姐妹俩一路来到东宫的书斋,一袭蟹青色衫子的少年正站在门口,裴祐微微一愣,继而上前道,“长公主,安宁,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你和阿兄有没有好好读书,太傅留的课题有没有把你们难住啊。”眉眼弯弯,少女的声音犹如银铃,落在人耳朵里好听极了。

屋子里的中年男人闻声捋了捋胡子,笑着道,“那就请二位殿下一同进来吧,顺带也答下题。”

吐了吐舌头,安宁和安康走进殿中,双方互行了个礼,姐妹俩便坐到了窗边的位置。

裴太傅吩咐人在旁边摆了道屏风,将两个人和其他的少年郎给隔开了。

“阿祐,好好上课。”见儿子依然朝那边张望,裴太傅轻咳了下,示意他注意自己的言行。

少年闻言有些不好意思,应了一声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

整堂课安宁听得昏昏欲睡,脑袋几度磕到了桌子上,疼得小姑娘又醒了过来。早知道这么无聊她就不该来凑热闹,兴许是重活一世吧,安宁总想把以前错过的重新尝试尝试。

可是读书这件事,再来几辈子都与她无缘。

看着前面的姐姐认真作文的样子,又看了看旁边的少年,忽然觉得阿姐和裴祐才是一对儿,都这么求上进。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安宁急匆匆走出屏障,一不小心便撞上了来人。

揉着额头抬眼望去,眉眼和善的少年正无措地看着她,柔声询问自己有没有把她撞疼。

有那么一瞬间,安宁差点儿把他认成了荀域。

差不过的个儿头,差不多的年纪,好在并不是同一个人。

安宁记得上辈子她很少来学堂,可不知为什么,在这座皇宫里,目之所及竟都是他的影子。

“阿宁,没事吧?”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裴祐见她被撞得眼圈儿都红了,满目都是心疼。

“没事儿,”挤出一朵笑容来,转过身又对着那个少年郎道歉,“不好意思,是我撞到你了。”

“殿下严重了,是我不小心,抱歉。”

“瞧瞧,她到哪儿哪儿就鸡飞狗跳,以后可别来书斋了。”戚安定笑着走过去揉揉她的头发,转而对那人道,“好了,不用放在心上。”

彼此别过,安宁跟在阿姐身边,和阿兄裴祐一起出了书斋。

“你们知道么,阿爷要把那个质子接进宫来。”戚安定揽着少年的肩膀,随口说了一句。

安宁心里咯噔一下,她不记得从前荀域是什么时候入宫的,两个人是后来才认识的,所以之前的事情她并不清楚。

“那个北国质子前几天一直住在驿馆,不过月余就已经遇刺三次了,阿爷担心有人借机挑拨南北两国的关系,所以才把他接进宫的。”

“遇刺?那他有受伤么?”急着问了一句,穿堂的微风拂过面颊,竟冷得安宁打了个寒战。

受没受伤又跟她有什么关系,担忧转瞬便被吹散了,巨大的失落萦绕心间,原来习惯这东西是那么难改。

她用了一世把他刻在骨子里,所以也要用一世再慢慢将其磨平。

“没有,驿馆戒备森严,怎么会有事。”

“哦。”应了下,没走几步安宁忽然回头,“那过几日蜀国的使臣也会住在那儿对么?”

看了看安康,安定无奈地点点头,“是。”

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想法,安宁拉了拉裴祐的衣角,示意他慢下来。

以为是妹妹要跟心上人说悄悄话,安定和安康自顾自往前走着,并没有打断他们。

“我记得,你家离驿馆很近,”踮起脚,安宁对着少年小声道,“那你是不是每日入宫都能路过那儿,还能把他们的动向带进宫里来?”

少女嫣然一笑,眼睛几乎弯成了月牙。

“阿祐,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