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再见,钟塔!

更新时间:2021-10-14 03:46:34

再见,钟塔! 连载中

再见,钟塔!

来源:落初 作者:安芙朵琳蒂 分类:言情 主角:黎洛钟塔 人气:

《再见,钟塔!》由网络作家安芙朵琳蒂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黎洛钟塔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在起笔之前,我并没有特别明晰的故事方向,但我确信你和我一样,期待它有个美好而圆满的终结。故事里的人物,可能有你的身影,可能像你的某位朋友,他们也可能是住在你隔壁或穿梭于同一个城市的那些人。每节故事都是一段心路。钟塔曾经是守护黎洛的一份依赖,只有经历过悲伤和挫折洗礼的人,才能真正坚强地面对爱情,告别钟塔,并不意味着放弃守候,而是勇敢地使自己成为支柱,守护她所爱的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本我以为会议材料准备失误的过错会影响转正时间或评价的,但是领导给我的评语是“带病坚持工作,认真负责……”,奇怪的是,这不像孙主管的笔迹。不管怎样,总算是在立冬这天,我如期转正了。

孙主管不忘自己功劳一身,他得意得很:“小黎,你就做好领导安排的工作,转正不很顺利嘛!把报告还给我,以后跟着我好好做事啊!”

“多谢孙主管!可我没有拿你的报告啊,开会那天它在记录本里的。”

孙主管看到梅姐和陈浩走过来,赶紧收口。午餐时间,大家纷纷议论近期又要空降总经理的小道风波,我却因为联络不上老苏而不开心。下午老妈和婆婆都打来电话,问我们是不是过去吃水饺,想到正好要去婆婆那接阿缦回家,所以回绝了老妈,然后再次拨打老苏的电话,无人接听。

虽然写字楼相邻,但我从没有问过他具体的办公地点,因为我相信他一直都在。下班后,莫名的焦虑感让我为这种失联搜寻着各种理由,说不定在忙着开会,也或许把手机落在车上了……对,车库,我可以去车库找他。

我顺着地下停车场一排排的车辆,搜索着熟悉的模样,如此毗邻的空间,我竟然要靠寻找那辆冰冷的四轮工具等待我的老苏,自嘲之际,眼见熟悉的背影出现了,这是老苏早上穿走的那件藏蓝色外套,是我用试用期首月的全部工资给他置备的礼物,我本该高兴地跑过去从身后给他个惊喜,但是他穿着那件藏蓝色的外套却抱着另一个女人……

我躲在一辆路虎车后面,怔住了,我把能联想到的这几天里苏齐的异常,统统和眼前一幕串了起来,然而现在我竟不知道该做什么,没有人发现我的存在,或许我应该离开,像没有来过一样,时间倒回到一早和他再见的场景,他还是送我和阿缦上班上学的那个人。但是腿脚动弹不得,我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女人倒在老苏的怀里,擦拭眼泪,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老苏长舒一口气,掏出手机……紧接着,我大衣口袋里的声音暴露了我的存在,诺达的停车场里迅速回荡起这铃声,指引着苏齐快步走来,这下我再也无处可逃了。

“小洛!”苏齐惊愕的脸上写满了窘迫。

我赶紧低下头,因为我还没来得及擦拭不争气的眼泪,因为我找不到合适的开场白,因为我恨自己下来经历了这段乌糟的场面,但眼前这张愧疚的脸印证了几分钟前我所有的联想。

我下意识地推开余光中他伸过来的手,顺势摆出了投降的姿势,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没有抬头的勇气。

“小洛!”此时他这声音也不觉得有多温柔了。

“对不起……”苏齐终于还是说出了让所有女人最不堪接受的那句话,堵住了我所有傻傻地还想为他开脱的路。

想到阿缦在奶奶家期待地等我,想到转正的好消息原本要等到见面告诉老苏的,忽然感到车库里面好冷好冷。

“感冒还没完全好,先上车。”苏齐不顾我的推脱,抱起我的肩膀就向前走。

“我自己走。”推开苏齐,我心疼的是那件对我有特殊意义的藏蓝色外套,上面缀满了其他女人的眼泪。

无言的一路,走走停停,大家都挤在下班的高峰路段,没有驰骋的远方,只有拥堵的当下,就像我的感情。在这座城市,我每天用着离苏齐最近的距离,感受他的温度。我裹了裹大衣领,冬天迎面而来,寒冷不远了。

苏齐把空调风叶转向我这边,眼见他的手朝我伸过来,我本能地把手抄进了口袋,他的手尴尬地悬空半秒之后,就近降落在档位调节器上。

鼻子正丧气地涩涩抽搐,我到底是应该抱起最后一丝希望,试探他和那女人的关系,还是应该开诚布公地质问他们到什么程度了,或者泼妇一般得一哭二闹带着孩子回娘家?孩子,我的阿缦该怎么办?我接受不了苏齐出轨的事实,更接受不了肉体和灵魂出窍的爱人。此刻站在道德至高点上的我孤立无援,看似根深蒂固的家庭关系,仿佛全在我即将选择的处理方式下走向分崩离析。

来到婆婆家的楼下,离开温暖舒适的车厢,初冬的夜风异常干冷,一路的泪水哭花了我整张脸,小风吹来也仿佛就要撕碎我最后的防线。走进电梯前,我掏出纸巾狠狠地擤了一把鼻涕,又在电梯控制面板的反光中努力地挤出一个微笑。我知道老苏一直在盯着我,惶恐地等待着我的爆发,但是我也知道要在见到家人之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爸,妈。”我和老苏还是习惯性地一起进门,一起打招呼,只是这回我勇气不足。

“妈妈!爸爸!”阿缦张着肉嘟嘟的小手跑过来,被苏齐一把抱起,亲了又亲。

“小洛,身体怎么样了?快洗手来吃饺子了,你爱吃的胡萝卜羊肉!小齐你也快洗手来吃饭啊!”婆婆和往常一样热情,然后从苏齐手里把阿缦接了过去,“阿缦今天放学回来吃可多了,是不是?小阿缦……”

晚餐过后,阿缦爷爷照常出去散步了,老苏收拾着盆盆碗碗,看着阿缦和奶奶咿咿呀呀地唱儿歌,我整整一晚没有话可讲,除了苏齐,大家都以为我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眼下的平静生活又能安稳度过几时呢,战火已经烧到脚下,寒冬已经来临。我习惯了苏齐的体贴和照顾,所以理所当然认为这些永远属于自己,并没有做好被没收的心理准备。原本载满的幸福,好像顷刻间被掏空了,接着就被毫无止境的恐慌霸占起来。

“妈妈,你也来唱嘛!”

“你妈嗓子没好呢,来,奶奶陪你玩!”

“阿缦,一会爸爸去陪你好不好?”

“不要,我就喜欢妈妈唱。”

好想问问阿缦更喜欢谁,如果爸爸和妈妈分开了,你要跟谁一起生活?想到这些,一阵心酸驶来,也终于逼迫我对整晚凌乱的思绪做一个了结,阿缦需要完整的家庭,老人们习惯了这份天伦,虽然我的精神上有着高浓度的感情洁癖,但是推开他,我和阿缦以及所有相关的亲人将受到更致命的打击。

“阿缦,我们回家吧,妈,我想先回去了。”这是我一晚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啊,妈,明天阿缦还要上学,这几天你和爸也够辛苦的了。”苏齐边说着,边给阿缦穿戴衣服。

“奶奶再见!”

“再见,小阿缦,把好吃的带上,奶奶还没和你待够呢!”婆婆拎过一袋包裹,好像有阿缦的零食,还有些草根药包之类的,“小洛,我抓了点中药,回头带单位泡水喝,嗓子好得快,小齐,路上注意安全啊。”

“放心吧妈!”苏齐说的放心还能让人放心么。

回去的路上,我还是选择了驾驶座后面的位置,阿缦睡在我腿上,避开苏齐的任何目光才能让我锁定好自己的意识,看着窗外一排排的大杨树,叶子们还没有完全凋落。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