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将军,庭中有树名望卿

更新时间:2021-02-05 17:42:15

将军,庭中有树名望卿 连载中

将军,庭中有树名望卿

来源:落初 作者:QTOY 分类:言情 主角:季卿谢贤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将军,庭中有树名望卿》的小说,是作者QTOY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司籍御史之女季卿游湖救下将军陆越松胞弟,二人在各种巧合下相识并互生情愫。这份感情正待发酵之时谁知一场席卷京城的瘟疫突然爆发,季卿不幸被害身患时疫,此时冷清的大将军终于开窍两人互通心意。然而时疫刚落西北局势突变,陆越松奉命戍卫边疆。与此同时京城中风云悄悄变换,整个朝野暗潮汹涌,季府也身陷囹圄。将军,大臣,商人,皇帝,风尘女子,江湖游客,来自于各处的势力汇聚于繁华京城之中,一场不见血光的卫国之争悄然开幕。官家小姐与沙场将军你是风儿我是沙一起携手共建幸福美好社会主义的恋爱故事。非傻白甜拖油瓶爱猜疑·女主,非既渣又霸道不讲理总裁男主,整体甜。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

林知远最后还是被降职了,放到了季家人看不到的地方。皇帝之所以愿意舍了这个大臣是因为他那日就此事如何解决而去问了多年好友和救命恩人季忠臣,季忠臣原本是不想管这事的,奈何皇帝问起,于是就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跟皇帝说了,说完后也没有提如何解决只自己端着茶不说话。然后第二天皇帝就让林知远滚蛋了。其实说是滚蛋也不过是给他一个教训给季忠臣一个交代,过不了几个月皇帝就又会把林知远放回来的。季家人心里也知道这一点,但他们原本就不过是为了给林知远一个教训也没想真把他怎么样,于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把这一页揭过去了。

同时,在时疫爆发的两个月后李思敏研究出了不分体质皆可以使用的药方,呈上朝时满朝皆惊龙心大悦,直接就赏了季府跟陆越松黄金千两,然后就迫不及待地颁旨让各地官员拿着此药方下去救治百姓。直到那时,猖狂了许久的时疫才被真正地压了下去。

这些日子季卿跟季青还有谢贤都是相当地心烦,因为自从季府因为治疗时疫立下大功后慕名前来提亲的官宦子弟、富贵之后那可真叫一个络绎不绝前仆后继争先恐后啊。但纵使如此却没有一个人能入得了季家两姐妹的眼。季家人不傻,虽然这些人都说是因为敬仰季卿和季青的医术以及她们不同于其他贵家女子的万般善心才前来提亲,但是京中谁不知季家的季忠臣是皇帝好友加朝廷大员,季家大公子季明修也是朝中当红御医,身份本就是不言而喻的贵重,再加上季府现在立了大功又与抚远嘉定将军陆越松交好,这地位就更是不可言说的尊贵了。也正因如此这些官绅富贵人家才上赶着来提亲,只为了能巴结上季家。

季卿跟季青懒待看到那些圆滑讨好的嘴脸于是就让季明修跟季明清前去应付,季明修与季明清自然也知道其中的缘由,两兄弟心中烦恶不已因此赶起人来也是毫不留情,丝毫不愿让这些人污了他们的宝贝姐姐和妹妹。

听着外面的吵闹之声季卿只觉烦人,她一边把手中剥好的枇杷递给季青一边皱着眉道:

“这些人也不打听打听就来这里胡说八道,什么敬仰医术,那方子是我们二人研究出来的?还有那善心,京城中谁不知姐姐你体弱是不肯轻易出门的,哪来的不顾自身安危亲去诊断?纵使你要去我们又怎么肯放你去?不知好歹。”

季青闻言便抿着嘴笑了,正要开口说话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满含赞赏之意的轻快男声:

“不错!”

二人回头,只见一身紫衣的谢贤正从长廊之下快步走来,身后跟着沉静不语的陆越松。

季青微愣,然后就准备站起来向两人行礼。谢贤连连摆手目光清亮地看着季青说道:

“大家都这么熟了客气什么,你身体不好以后就别管这些虚的了,反正我也没有官职不必受这个礼。”

季青闻言又是一愣,然后才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答道:

“多谢谢公子体谅。”

谢贤满脸高兴地坐下了。倒是旁边的季卿不咸不淡的看着谢贤说了句:

“你倒是真有心。”

谢贤看了季青一眼,只笑而不语。季卿登时就觉得以后赶人的名单里应该加上谢贤了。

一旁正在为季卿添茶的陆越松忽然压低声音对季卿淡淡道:

“谢贤情之所钟,倒是让你见笑了。”

季卿接过茶抿了一口不以为意地回道:

“我知道,他总比堂外的那些人好。”

说着她就抬眼看着陆越松放缓了语速接着说道:

“那么你呢?”

陆越松慢慢饮了口茶,回看着季卿不紧不慢地开了口:

“我自然不会与他们一起趟这趟浑水。”

言下之意就是他肯定不会凑热闹来上门提亲。

顿了顿他又说道:

“不是时候。”

季卿忽然间明媚地笑了,然后没缘由地来了一句:

“我突然想吃甜点了。”

陆越松看她眉里眼里都是笑意也没说话,只把刚刚挪得远远的甜糕又挪了回来,面上冷清依旧。

季卿笑着伸手去取盘子中的马蹄糕,却不想刚刚满心满眼都只有季青的谢贤忽然怪叫了一声,指着季卿露出的手腕上系着的墨色兰草发带声音发颤地开口说道:

“谁送你的?”

虽然是个问句且问的是季卿但谢贤的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一旁一脸冷淡的陆越松,满眼的不可置信。季卿跟季青被他这一声喊得不明所以都抬头看着谢贤,看谢贤看着陆越松于是就扭头又看向陆越松。

陆越松仍然自在地喝着他的茶,只淡淡回道:

“这个适合她。”

谢贤一脸的难以置信,只觉自己见了鬼。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这条发带是陆越松逝去的姐姐绣的,陆越松一直珍视非常小心保管,虽然并没有什么一定要送给心上人命定之人的古怪寓意,但是陆越松这种冷清之人能把这条发带送出去那也是惊人之举啊!

但是陆越松当初还真没有想那么多,他只是单纯觉得季卿很适合这条发带,而且季卿从不束发送这个也算是应其所需。陆越松看谢贤还没有回过神有些不悦,冷着眉眼开口道:

“你有何问题?”

谢贤立刻回神,然后眼神复杂地看着季卿一言不发地坐下了。见此原本一脸好奇的季卿和季青也不好再问什么,依旧吃点心的吃点心,喝茶的喝茶,谢贤想了一会也懒得再纠结于是便又一心一意地跟季青闲聊去了。但是季卿却趁谢贤跟季青不注意的时候压低了声音向陆越松问道:

“很重要?”

陆越松偏头看了她一眼说道:

“算是,也不算是。适合你,无妨。”

闻此季卿也就不再问了,只是脸上笑意更甚。

陆越松跟谢贤又坐了好一阵才离开,离开的时候季卿才发现张海清也来了,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去叨扰阿声了……季卿无语,这都是帮什么闲人啊?!

时疫渐清,京城逐渐恢复了以往的繁华富贵之象,倚梅轩的病人都好得差不多已各自回家了,因此柳月层跟迎墨阶也重新开始营业。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季府门前提亲的人也是不减反增。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