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邪君爆宠:悍妃,别乱撩

更新时间:2021-01-10 04:37:23

邪君爆宠:悍妃,别乱撩 已完结

邪君爆宠:悍妃,别乱撩

来源:落初 作者:凤清天 分类:言情 主角:雷洛冷光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邪君爆宠:悍妃,别乱撩》的小说,是作者凤清天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她冷绝孤傲,殊死搏斗却遭至亲背叛,一朝穿越,成了亡国小奴隶?意外爆发聚灵体质,不想却被全天下人追睡!他冷心冷情,生性多疑从不相信他人,意外相遇,本抱着玩笑心态,竟也对她起了兴趣?“你的表白呢?”女人托手而问。“表白做什么,喜欢就直接强奸啊。”男人邪魅一笑,翻身而上。“我今天遇到了一个道士,掐指一算说我阳气太虚容易早死……”暗夜里男人道。“说人话。”“道士建议我采阴补阳……”《女强男强,一对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淡淡的龙涎香充斥着庄严华丽的房间,宽大的金色床榻上,一条条栩栩如生的金龙盘踞,而此时床上昏睡着的人儿,眉头深锁。

她不安的摇头,脸上汗如雨下,梦中一只锯齿兽带着恶臭朝她扑来,一张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雷洛猛的一下睁开双眼,瘦小的身子直接从床上弹坐了起来,眼中浓重的杀意爆发,她无意识的急吼:“杀!!!”

入眼处皆是一片富丽堂皇,哪里还有斗兽场上的血腥厮杀。

雷洛缓了好一会才从梦中抽身,彻底醒来。

她大口喘息,闭了闭眼身子逐渐的放松下来。

已经结束了!都已经结束了,她还没死,还活的好好的。

精神一旦放松下来,身体的疲惫也因此席卷。

雷洛咚的一下又躺回了原来的位置,这才发现,她的身上正被一张薄薄的绣着金龙的被子裹的严实。

雷洛蹙眉,怪不得刚才在梦里的时候她无法还手,原来她被人给绑了起来。

随即,藏在薄被底下的身体动了动。

可是无论她试遍了前世所有的方式,也没能将束缚挣脱,雷洛脸上的神色越来越不对劲。

这特么是谁裹的?想她堂堂一介雇佣兵头头竟然解不开!!!

咯吱~

一声推门声响起,床上的人儿闻声,迅速的进入备战状态,全身肌肉紧绷。

空气中充满着的异样气息让男人不悦的皱了皱眉,他的视线朝着床的位置一扫。

仅是一眼,雷洛仿佛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被冻住了一般,身体不由精自主的哆嗦一下。

只是眨眼的瞬间,床榻边就已经多处了一道伟岸的身影。

雷洛心里一惊,竟没有发觉他是如何做到的。

她的第一感觉就是,这男人不好惹。

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出现的女人,微微眯了眯眼薄唇微阖:“你就是东临送来的宠儿?”

楼锦语气十分不满,对于东临竟然送过来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不悦。

东临这是想做最后的挣扎?

还是因为东临境内出了一个聚灵体,就让他们误以为自己还有赢的希望?

他的唇边挽起一抹冷酷的笑,简直就是可笑之极。

雷洛被他的笑容晃的一瞬间失了神。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人是她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美的!

对,就是美!

乌黑的长发倾泻,小麦色的肌肤上,一双冷漠的双眸犹如一潭深泉,让人忍不住想去窥探,又惊与眼底散发的寒气不敢上前,薄情诱惑的美唇微微的抿起,但又似下一刻便能吐出利剑一般。

见她不但不回话,一双眼睛还死死的盯着他看。

楼锦神色一冷:“朕的话你听不懂?”楼锦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将雷洛的思绪拉了回来。

雷洛回神,看了一眼站在身侧的男人,暗自叹息。

自己刚才竟因为他的美貌失神,简直不该。

若是这个刚才这个男人想要杀她的话,她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不喜欢躺在床上听别人解释。”雷洛语气淡然。

这种不平等的待遇让她心里很不爽,甚至可以说是有些惧怕。

而这样的情绪,就连她独自面对一群吃人的锯齿兽的都时候都是没有过的。

楼锦怒极反笑。

到底该说这个女人大胆,还是说她无知?真的以为他楼锦的床是别人想上就上,想不上就不上的?

雷洛皱眉,不明白他的笑点何在。

只是还没等她弄清楚,眼前的男人一个翻身,着着月白长身的修长身形已经躺在了床的另一侧。

他单手撑着侧脸,美艳绝伦的容颜倾侧:“巧了,朕就喜欢在这床上与人‘探讨’。”

楼锦刻意的咬重了探讨两个字,本以为面前的女人会羞愤难堪,谁知她脸上的神色竟然毫无波动。

男人狭长的凤眸微眯。

雷洛心里嗤笑一声,和她一个现代人比脸皮吗?她执行任务的时候可是亲眼看过活Chun宫的好吗?

“那本姑娘还真是心疼你,一般技术不好的人才会想着要和别人探讨。”雷洛说着,深情轻蔑。

楼锦脸色一怔,下一秒升起一抹恼羞成怒的红。

这个女人竟然敢质疑他!好!当真是好的不得了。

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冷笑,葱白纤长的手指不知道捻住了薄被的哪里抬手一掀。

下一刻雷洛光洁****的身子便暴露在了人前。

女人眼中划过一抹得逞的笑意。

薄被脱离的瞬间,她的身体快速的一转,身后长及腰的青丝在手勾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楼锦手中扬在半空的薄被重新落下,随即将那一纵即逝的嫩白娇躯遮盖。

雷洛手中青丝勒紧,脸上划过一抹冷笑,她扬唇:“蠢货!”

男人本Xing就是如此,经不起别人的挑衅,尤其是生理方面,她不过就是猜准了他会这么做而已。

不然这该死的薄被她还真的无法挣开。

楼锦挑了挑眉,非但没有生气,神情还颇为玩味:“你就是斗兽场的那个小丫头?”

怪不得他觉得这个丫头十分的眼熟,就连她的动作如是。

不动则已,一动非死即伤,手段颇为狠辣且果断。

雷洛杏眼微眯,这男人知道她。

“是如何?不是又如何?”

楼锦微扬着脑袋,似乎压根没把脖子上的威胁当回事,他淡笑着看着她,语气清淡:“倒是有几分胆识。”

雷洛闻言嗤笑:“废话少说,你现在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即可。”她说着,手上的青丝又勒紧了几分。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是谁?你又是谁?”

这个地方实在是怪异的厉害,别的不说,就斗兽场里的那些锯齿兽就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而且那些斗兽非常厉害,若不弄清楚情况,她很有可能将自己置于危险当中。

楼锦歪了歪头,美眸深处略带疑惑:“千茏大陆,朕是尧照国的皇帝,至于你……东临的俘虏。”

雷洛眉间深锁,俘虏?呵,她不会做任何人的俘虏!

她的视线重新落回床上男人的身上,神色无波:“把衣服脱掉!”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